【穿肉色长统丝袜的我被三个男人狂干】
 这是好多年前的事了,当时我还只是一名高中生。我从小就喜欢穿丝袜,不过只喜欢肉色和白色的,小时候不能自己去买,只能偷别人家女孩子的,上高中后手里有点儿钱了,就在节假日坐车去离家远的地方买。又一个周六,我买了一双肉色长统吊带丝袜,还是带白色蕾丝花边的,我在家偷着穿了几次,特过瘾。第二周上学,我就穿着这双丝袜,在外面套上了一条学校发的校服裤子,上学去了。这样非常的刺激,我在课间休息的时候去卫生间,到大便室里,锁上门,把自己的裤子和内裤脱下来(当时是夏天),欣赏这双美不胜收的丝袜。

  不过就在这时出现了一个令我一生都无法忘记的情况,我穿上裤子,出去的时候,看见甲在门外,他是我们学校有名的小混混,他当时可能是想大便(这个厕所就一个大便室),在门外等着,看见我出来了,便漫不经心的扫了我一眼(他不认识我),随后便盯着我的下身楞住了。我低头一看,糟糕,我的裤子并没有完全穿上,我的大腿跟部显露无遗,两条吊带都拉在外面,一定是刚才太投入了,忘了提裤子。我看他盯着我,便马上提上裤子,回教室了。后来上课的时候我也一直忐忑不安,怕甲把这件事宣扬出去,我一个男生竟然穿着长统丝袜,别人知道了我还哪有脸去上学啊?再后来就放学了,我仍旧是提心吊胆,心想赶紧回家吧。谁知更可怕的事情还在等着我呢?

  我自己一个人往家走,远远的看见路上有三个人影,走近一看是甲,乙,丙,甲是我们学校的混混,乙和丙是校外不良青年,他们家里都挺有钱,他们三个人的身边还有一辆宝马跑车,靠!真够嚣张的!不过我现在有把柄在甲手里,所以只想低头赶快走过去。

  我刚从他们经过,甲就对我喊:X,过来。我不敢反抗,只好乖乖走过去“大哥(一般受欺负的学生好象都这么叫小混混),有什么事”,“嘿嘿”甲淫笑到,你怎么回事我们可都知道了,听话的就跟我们上车“。乙和丙也在擦拳磨掌,好象要揍我。我害怕了,不过还是说了句”我又不认识你们,凭什么听你们的“甲一听,怒了”上!收拾他!“。乙和丙便上来一人抓住我的一只胳膊,甲便用一只白手帕捂在我的脸上,不一会儿我就不醒人事了,也够倒霉的,平常这条路的人就少,今天更是一个人影都没有,这样就这三个流氓得逞了。

  当我醒来的时候,我感觉手很痛,仔细一看,在发现自己被绑住双手吊在一个白色墙壁的大屋子里的天棚上,我的脚尖刚刚能够到地面,我的嘴被透明胶带封住了,根本叫唤不出来,甲,乙,丙他们三个正坐在一张桌子前,打扑克。我一惊,难道他们要绑架勒索我?不过我完全想错了。这时丙看见我醒了,便对甲说“大哥,这小子醒了,开始玩儿吧!”。甲把扑克一扔,说了句“OK!”。他们三个奸笑着向我走来,我不停的扭动身体,不过这都是徒劳的。甲拿起一把剪子,唰唰唰的几下就把我的校服裤子给剪了个稀八烂,我的穿长统丝袜的双腿便漏出来了。三个流氓一看,都狂笑不止。“哈哈哈哈,这小子还挺有品味,还穿带吊带的长统丝袜”,甲一边摸着我的大腿,一边说“老子最喜欢干这么打扮的妞了,不过今天要来点儿另类点儿了”。

  我一听,腿都吓软了,完了,他们要鸡奸我!三个流氓几下就把我的衣服扒了个精光,只剩下腿上穿着的肉色长统吊带丝袜。丙还拿着我的一只套在丝袜外边的白棉线袜子,一边嗅一边说“没想到这小子的脚竟然一点儿也不臭”。我每次偷穿丝袜都把脚洗得干干净净,这是对丝袜的一种尊敬,丝袜就是我的神。他们猥亵够了之后也脱光了自己身上的衣服,三个巨大的龟头立刻呈现在我的面前,我的阴茎和他们相比,简直就是小不点儿。甲说:“先把他放下来,歇歇”。我还以为他怎么这么好心,他们马上又用一跟粗麻绳,把我的双手反剪交叉绑到了背后。不一会儿,乙拿来了一跟塑料水管,甲和丙把我放了下来,劈开我的大腿,乙不由分说,便把水管塞到了我的肛门里,我只觉肛门处的肌肉一阵疼痛,然后乙把水管的另一头接到了一个自来水管子上,我拼命向叫喊出来,求他们饶了我,无奈嘴被封得严严实实,根本叫不出来。这时,甲说道“小子,让你尝尝热肥皂水的滋味儿”。然后乙便打开了自来水管子的开关。

  我只觉一股热流冲进了我的肛门,然后又冲进了我的直肠,不一会儿,我便腹胀的要命,肚子也渐渐的鼓了起来,这时乙关了水龙头。然后拔出了塑料管子,把一个橡皮塞子塞到了我的肛门里,塞子很大,乙费了好半天才塞了进去。然后甲和丙把我抬到了屋子墙角的一个坐式马桶上,甲和丙一人抓住我的一只脚,把我的两条腿使劲向两边劈着,这是我的肚子里已经是翻江倒海了,过了2,3分钟,乙把我肛门上的塞子拔了出来,我的肛门便像决堤了一样,连大便和肥皂水一块儿噗噗得喷了出去,我的腹中顿时如释重负,我也长长的呼出了一口气。
  不过他们根本不给我任何喘息的机会,10及分钟里又连续这样来了几次,到最后我的双脚都拉软了,即使现在他们放我走,我也走不动,最后一次灌肠,拉出来的都只有水了,甲还闻了闻,说“真是一点也不臭啦!”。

  随后他们把我抬到了屋子另一面的一张大的席梦思床上,让我趴在床上面。开始了对我的轮流鸡奸。甲拿出一瓶像水一样的东西,现在想想应该是润滑油或者凡士林,他把这些东西从后面抹在我的肛门上,我只觉肛门处很凉爽很舒服,然后他又用手抠了我的肛门几下,随后便把他那又粗又长的大阴茎对准了我的菊花瓣儿。与此同时,乙也已经把我嘴上封条摘了下来,准备用他的大阴茎来操我的嘴。只听甲说了一句“进攻!!!!!!”,便将把他的大阴茎插入了我的小菊花,我顿时觉得肛门处传来就像要被撕裂一样的巨痛,他每插一下,我的疼痛就增加一分,直肠壁里火辣辣的。乙也迅速将他的大阴茎插入了我的嘴中,他的阴茎有一股恶臭无比的味道,就是那种尿和精液长时间混在一起而又不勤洗才能产生的味道,我几乎被呛的吐出来,巨大的屈辱也使我的眼泪夺眶而出。

  丙这时也不闲着,他躺到我身下有嘴对我进行口淫,又用手摸我那穿着肉色丝袜的大腿。我的上身和正常的男人一样,都是平坦的胸部和宽宽的肩膀,可是下半身却有点儿与众不同,我的屁股生得又白又圆,大腿长得丰满修直,双足也只是39的。丙之所以摸我的大腿也可能正因如此。他还对甲说:“大哥,这小子的大腿生得不赖啊!”,甲不屑的回答到“早知道了,还用你说,接着口交吧你”。这时我才发觉,甲一直在摸着我的屁股和大腿跟部,一边干我,可能是巨大的痛楚使我一时没有感觉到。甲一边干我的屁眼儿,一边气喘咻咻的说:“这小子的屁股和那些鸡比差不到哪儿去嘛!”。乙也说道:“就是就是,这小子的嘴里也蛮舒服的”。三个流氓的上下夹攻,尤其是丙不停得摸着我那穿着长统肉色丝袜的大腿,使我在痛苦不堪的状态下又产生了一种无法形容的性亢奋。他们进行了大约20分钟,我感到我的肛门已经被甲操出血了。这时甲,乙分别在我的肛门和嘴里射了精,分别拔出了他们的大阴茎,我刚想把嘴里的精液吐出来,乙一把捏住我的脸颊,他的精液便一下子流进了我的喉咙,然后经过食道流进了我的胃里。而此时丙在我身下对我的抚摸和口交,使我的阴茎也勃起了,大约有他们的大阴茎一半的长短粗细,我知道我也快高潮射精了。就在这时他们停止了对我的攻击,稍事歇息,又交换位置在接着干我,不过变成了甲干我的嘴,丙干我的小菊花,乙一边用手摸我的阴茎,一边站着自慰他们这样轮流操了我7,8个回合,在我的肛门和嘴里不停的射精,丙到最后不停的用手搓我的阴茎,嘴里还叫着:“让你小子穿丝袜,让你小子穿丝袜!”。我在巨大的屈辱和痛苦下,获得前所未有的性高潮,把精液射得老远。

  他们三个终于累趴下了,丙倒在我身边抱着我的一条丝袜大腿躺在席梦思床上大口得喘着粗气,乙用我的一只丝袜美足蹭他那刚在我肛门里和嘴里射完精液的大阴茎,甲走到墙角拿来一根很长的粗麻绳,对乙和丙说:“快起来,干活儿了!”。丙从床上一跃而起,和乙把我的双脚并在一起,甲用绳子把我的双脚绑了个结结实实,然后将绳子的另一头使劲向我头部的方向拉,系在绑我胳膊的绳子上。这样我一回头就能看见自己高高翘起的丝袜美足。甲把绳子勒的紧紧的,我的双脚根本就不能动弹了。他们三个又把我抬了起来,用绳子的尾端把我吊在最初吊我的天棚下面,这样我便横着双脚向头部方向伸直成横L型被吊着了,丙和乙还不时的打我的屁股和大腿,我就像一串肥肉一样在半空中晃来晃去。这时甲拿来了一个装满黄色液体的瓶子和一个连着电线的一个小小的刚球,刚球大约有玻璃球那么大。他对我淫笑着:“这是植物油和加热器,我会把温度调节在60度,植物油的温度一低于60度,这个加热器就会自动加热。”。

  我刚想喊“不要”,乙就把封条又粘在了我的嘴上,我又叫喊不出来了。甲把植物油的瓶子顶在我的肛门上,抓住我的一只脚,把我的身体向上倾斜,随后把植物油都灌了进去,我的直肠又一次翻江倒海,甲又把加热器塞进我的肛门,由于有植物油的润滑作用,这一此我并没有感到很痛,随后他又把那个橡皮塞子使劲塞进我的肛门,然后将我放平,让我凌空吊着,这样植物油便一滴也流不出来了,然后他有把加热器的插头插到地面上的一个插座里,三个流氓便去席梦思床上呼呼大睡。

  可怜我被吊着,一边受着绳子紧勒的痛苦,一边我直肠里的植物油不一会儿就被加热器给加热到了60度,虽说这个温度不至于把的直肠壁的肌肉煮熟,但也使我的直肠壁刺烫难忍,而这种刺激使我十分的想大便,但是那个胶皮塞子又阻止了肛门括约肌的运动,在这种说不清,道不明的触觉作用下,我又达到了性亢奋的状态。

  我被这样吊了一个多小时后,他们三个醒了,然后就向我奔了过来,甲抓着我的一只脚向下倾斜,然后拔出那个橡皮塞子,让植物油在我的肛门的运动下,全部排泄了出去,然后又一下子把加热器从我的肛门里拽了出来,我只觉一阵钻心的巨痛。接着他们三个,当着我的面把我的衣服,裤子,鞋子,袜子都给放到一个大铁盆里烧了,然后撒尿浇灭了。这下可糟糕了,即使他们三个肯放我走,我又穿什么出去回家啊?

  随后他们三个又开始轮流鸡奸我,又是甲一边骑到我的丝袜大腿上抚摸着我的大腿跟部和屁股,一边干我的小菊花,乙在前面干我的嘴,丙在旁边一边摸我的奶头和大腿,一边自慰,后来又用手玩弄我的阴茎。他们三个又干了我7,8个回合之后,在我的体内和咽喉流下了无数的精液,而我也达到了高潮,再次射精了。之后三个流氓心满意足的穿上衣服,打开了一扇大拉门,原来这里是一个大车库。他们三个把像一串挂肉一样的我流在大车库里,在天棚和地面之间晃荡着,便伸着懒腰,出了车库。我隐约能听见汽车发动的声音,他们三个还一边发动汽车一边说话。“今儿个真爽,不过以后可别这样了”,“还不是我告诉你这个小子的事,你想出的点子吗”?“去哪儿吃,肯肯德基吧”,“好,这小子怎么办”?“回来再他几次,然后喂我家的大藏骜”,“他不能跑了吧”,“不可能,绑得那么紧,还有这个大铁门,跑不了”。然后我便听见汽车开动了,越开越远。

  回想着他们说的话,我不禁毛骨悚然,不行,我不能在这里吊着等死。我使劲摇摆身体,无奈绳子太紧了,不一会儿我便筋疲力尽,四肢发麻,两脚发软。就在我就要绝望的时候,我象征性的向下使劲一坠,竟然扑通一下摔到了地面上,身上多处擦伤,不过好在不高,没有伤到筋骨。我使劲挪到还没灭的那盆火前,烧断了绳子。然后我在桌子上找到了一张一百元的钞票,又用地上的一跟铁棍砸坏了大车库的铁门的锁头,抓起席梦思床上的一张床单,裹在身上,捡起三个流氓扔在地上的书包,掏出家里的钥匙,出了车库。

  我便站在路上拦出租车,不过没有出租车干拉像我这样打扮的人,好在这里行人寥寥无几,也就没人会看到我的窘态。过了半个多小时,终于有一辆出租车停在了我面前。出租车司机是一个年龄挺大的男人,我一上车就问我:“小伙子,出什么事了”?“被人打劫了”,“哦,那我送你去公安局”?“,谢谢,不用了,先送我回家,XX路”。出租车发动了。

  当出租车载着我经过一个闹市区时,出现了塞车,听到路人叽叽喳喳的议论,我知道是出车祸了。一辆宝马车翻在路面上,我一看,就是那三个流氓的车子,一群交警围在那里,我终于听清楚了,宝马车上的三个人酒后驾车,撞到了电线杆子上面,全死了。出租车路过宝马车时,我看清楚了那三个人的脸,正是轮流鸡奸我的那三个流氓!哈哈!他们全死了,我的秘密就没人知道啦!这时,我一低头,发现我还穿着长统肉色吊带白色蕾丝花边丝袜呢!只不过有点儿破了。
  终于,出租车停在了家楼下,我付了车钱,裹着床单快速向家里走去,看见我这副打扮的路人疑惑的站住了盯着我看,尤其是被风一吹,裹在我身上的床单便掀了起来,我真是又着急又兴奋。

  一回到家,发现父母上班还都没有回来呢,我便直奔浴室,我穿着丝袜洗澡,一想起今天被那三个流氓的虐待,我又勃起了,情不自禁的用手在阴茎上套弄起来,不一会儿就又射精了。直到今天我还有穿丝袜的习惯,趁着家里没人的时候,穿着白色或者肉色的长统吊带白色蕾丝花边的丝袜用长长的粗麻绳把自己吊阳台的窗户上,一边吊着一边自慰,不时的会被路人行注目礼,这真是种又紧张又刺激的感觉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