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武侠古典  »  【新拍案惊奇之三步惊魂】
【新拍案惊奇之三步惊魂】
这天,天热得可怕,连知了都没了力气打叫了。远处有一群人就往桥这边过来了。桥的那边就是目的地了,这行人不禁露出喜色,那领头的不由的俯下身对着车里面的人说着些什么。这群人看他们的行装打扮,应该是高丽人氏,一行人有十几个,彪形大马上几个大汉腰跨快刀,警惕的眼睛此刻因为看见桥下清澈的流水也不禁的有点迷离起来,嘴边也露出了难得的笑容。

  到了桥边,眼尖的已经看见桥名,三桥。桥用木板铺就,宽不过一丈,正好容一辆马车通过,长不过百尺,远远可见对面已经有一群人在翘首探看,看样子是接他们的人了。

  马车里面的人卷起帘子,看着对面,他的怀里紧紧的抱着一个锦盒,他举着手向桥对面的人挥手示意,对面一群象是官场中人的也向他挥着手,所有的人都好象忘却了酷暑了,是啊,一个月的跋山涉水,终于就要完成任务了,佳肴,美女都要一一享用了,这些马上的铁汉也轻松的微笑着,策马走上桥去……

  突然间,桥下蹿出一群黑衣人,蒙着面,他们分工明确,一些人纵身往那群高丽人扑去,不由分说的举刀就劈,这行高丽人还没有明白什么已经伤亡过半,对面那边人看着想要冲过救援,想不到另一批人早已经料到他们会来施救,几枚雷火弹已经把桥的另端全包在火中,几个人想下水,也被那伙人在桥上的箭矢逼退。

  这边马车上的那位象是使者模样的人已经死去,蒙面人中一个象是头的人抢过他的锦盒,然后回头看了一下倒在地上的所有高丽人的尸体,手一挥,所有黑衣人已经全上了高丽人的马,因为事情发生得迅雷不及掩耳,连马也来不及跑就结束了整个杀掳过程。

  那黑衣头领鹰般的眼睛看着桥对面声嘶力竭叫喊的人群,一声:“撤”
  刹那间,一行人骑着马已经消失在滚滚的烟尘中,只留下那堆尸体和那匹马车…如果不是看见这些还真的以为刚才什么都没有发生……………

  十年后………………

  秦淮河上,一艘花船上,安达的手正抚在一块白璧无瑕的肌肤上,向上抚过有点颤微微的酥乳,那一点米粒大小的红引起了他的兴趣,用手指轻轻揉搓着,身下的人一身娇哼:“好人,别这样,奴家受不了……”

  安达凑上身,伸出舌去,舌尖卷住那粒小小的乳头来回打转,那女子更是一阵蠕动,直往安达的怀里钻,那纤纤玉手已经探下安达的下身,“哦,好大。”女子昵笑着,扯去了身上最后的衣物,俯身在安达的下部,用嘴叼出了安达的肉棒,那受到美人垂青的肉棒已经树得笔直,直向那女子点头…。

  那女子含住了那条坚硬,用舌不停的在龟棱处打转,安达的手也已经探查到了女子的茂密处,下面已经是泛滥成灾了,难耐的淫水早已经喷发。

  安达翻身站起,从那女子的口中抽出肉棒,抵在女子的茂密草丛中,一招拨草惊蛇,一棍已经挤进了不算宽敞的甬道里,那女子一声长长的狂叫,双腿使劲的钩住了安达的腰身,疯狂的挺动起来,安达的肉棒象是进入了一个润滑阴深的水道中。噗呲的响声响个不停…………

  此时,那女子从枕下抽出一把锋利的匕首,向这正在向高潮进军的安达后心刺去,安达的后心一下喷出鲜血,溅了一地………

  那女子把已经断气的安达从自己身上推开,踢了踢还未软却的肉棒:“我是三步,你淫我全家,我要你偿命!”

  她用安达的血在船舱壁上写毕,反手将安达的命根割下,也不穿衣服,就从船舱里走出,消失在茫茫夜色中………。

  那女子就是三步,奇怪的名字,因为多年前,身在福建南安府的她被江湖上一个号称一点红的剑客奸杀了全家,她永远忘不了她母亲在那男人身下因为淫欲而放声呻吟,那刺耳的叫声一直回荡在三步的耳边……她发誓要杀了与这件事情有关的所有人,安达是当年审理此案的县令,她经过多年暗访,终于知道了他隐身之所,以色诱之,终于杀之……

  三步的母亲被人奸淫一事江湖人知道并不多,因为三步她母亲本就是老鸨,那日不知为何,被一点红所奸,经过多年探查,一点红仿佛人间消失,不再听见他的名字了………。

  那日,她只听见一点红对尚还年幼的她说:“三步,你母亲的滋味真好。”
  要不是年幼,三步能否逃出一点红的淫威?

  安可赶到义庄的时候已经是他父亲死后的第七天,正是头七,做为六扇门的总头,自己的父亲莫名的被人杀死,他悲愤异常,向吏部请假后,星夜兼程赶回扬洲。出殡后,他径直走进扬洲知府的官邸,要向扬洲知府潘大观了解一下案情的进展。

  大观已经知道了安可回来的消息,已经在门口等候,一番客套之后,迎进了客房。

  安可双手抱拳:“潘知府,我父亲一案请务必速查。”

  潘大观忙还礼:“安兄何出此言,这件事情本就是下官份内之事,更何况令父乃朝廷官员,虽已经离任,但这事情仍干系到朝庭声望,自当全力以赴!”
  “皇上已经赐我御刀一把,可以号令各省衙役供我差遣,皇上已经知道这件事情,追命家父为忠心爱国侯,我这不日将前往福建打听一下当年三步一案,望潘知府快书一封先行告知福建方面一番。”

  “自当,自当。”

  潘大观自然知道面前的这位青年人便是京城里赫赫有名的总捕头,官虽只有一品,却因为屡次救驾有功,已经是侯爷了;他武功出自北派少林,师承少林前方丈方证,是前任方丈之关门弟子,故辈份在少林中极高,但由于少在江湖上出入,知道的人并不多。

  此时,因为悲愤,他俊朗的脸上依稀还有点泪光…潘大观凑上前:“安兄,可要回府休息?”

  安可匆忙赶了回来,身心早已疲惫不堪,此时,加上精神上的暂时放松,竟然头一阵晕眩,人便倒了下去……

  不知道到了什么时候,安可从迷茫中醒了过来,只见几张俏丽的脸正紧张的看着他,看见他睁开眼睛,所有的人都是一阵欢呼:“侯爷醒了,老爷,侯爷醒了。”

  “我这是在哪?”安可见到一位清丽可人的少女正好奇的凑在他身前。
  “这是潘府啊,我是潘家二小姐,我父亲是知府啊。”说完这话,那女子自己就羞红了脸跑出去了。

  “潘府。潘知府。”安可的意识渐渐的恢复了。

  抬头看着房间的布置,躺在丝绸被上,很是舒服。此时,可能是家人都跑去报喜去了,一下子房间只留下些处女的幽香,安可贪婪的呼吸着:“真香啊。”
  这时候,他的肚子咕咕的叫着,“怎会如此肚饿,我到底晕了几天?”
  刚想到这,有人走进来了,一个中年夫人走了进来,虽说她是年过四旬,可是身段比起少女来绝不逊色。而且肌肤白嫩,看样子年轻时候绝对是数一数二的美人,安可不禁看得呆了………

  那夫人看到了安可的失态,噗兹一笑:“安侯爷,奴家可是身上有花?”
  盈盈南语确实好听,安可努力从床上撑起,“不知夫人是?”

  那夫人行了个万福,“妾家是潘知府原配,奴家闺号香玉。”

  “原来是潘夫人,我……我。”

  安可想爬起来向潘夫人行个礼,只是这腿有点软,一使劲就要倒向床下,那夫人忙上前扶搀,一只手却按在安可的要害处,安可的那肉棒早已经是一柱擎天了,虽然隔着丝绸被,仍可以感到那与众不同的强硬…夫人脸一红。手一收,正在尴尬时候。外边一阵喧哗声……

  潘大观急急忙忙的走了进来,身后跟着刚刚跑出去的那小女孩,仍在吃吃的掩嘴笑着。潘大观脸露仓惶之色,他对安可说:“吏部临时有事,要上京一趟,扬洲的事情已经移交,三步一案已经过去多年,福建那边已经打过招呼了。”
  安可忙道:“我的身体已经恢复,明日就可起程,不知道我昏迷几日?”
  那后面的潘二小姐答:“已经三日了。”

  潘夫人嗔道:“多嘴,”转身对潘大观说:“妾身也久未往娘家,可否与安侯爷一道前往福建呢?”

  安可心惊道:“原来夫人也是闽省人?”

  潘大观道:“这样也好,等我京城回来即可接你回来。”

  潘二小姐此时也上前:“我也去。”

  夫人看了大观一眼,大观微一颌首,表示同意,安可看着两个如花似玉的美女,不由的那根肉棒又悄悄的竖起,幸好他及时发现,忙一只手在底下按住,那夫人正好在床边看见了,脸一红,说:“安侯爷肚饿多时,可以进膳了。”
  第二日,安可一行人就已经启程,除了潘夫人和二小姐外,潘家就只有两个丫环跟着,可能是认为安可的武功足以保护她们到福建吧。

  一路无语,到了傍晚时分,已经出了扬洲地界。一路上,安可也已经知道了解了潘知府的家底了,原来当年潘家本是闽省泉州府一大富,多年前,不知道怎么了遇上一场大变,就变卖家产,捐了官做,慢慢的就做到了知府,而且京城好象有位显贵是他的什么亲家。他大女儿就嫁给了他儿子。此次回京,一半是因为那位高官病重,一半是因为女儿要生产。

  安可骑马先行,看见前方有个亭子颇为清静,就探头向马车里的潘夫人说:“夫人,前面有个小亭,我们先下来歇息吧。”

  潘夫人也觉得有点劳累了,就叫春菊停下马车,那春菊是潘夫人随身丫环,会点武功,听说师承闽南铁镰派,身上别着一把铁镰刀,闪闪发亮,所以一路上安可一直没有机会找潘家母女搭上话。

  另一名丫环夏花专门是用来服侍大家吃喝的,这会儿,她已经拿出干粮,各个分发。

  安可有点口渴,就对潘夫人说:“夫人,我想先去找些水。”

  潘夫人同意了…。

  安可行到山道下,只听远处有溪流声,他就闻声寻去,到了一条小溪旁,那小溪清澈见底,而且隐在山林间,形成一个小洼,正好是一个天然的游泳池,他想反正这山野之地也没有人,而且春菊保护夫人她们绰绰有余,就忍不住脱尽衣物,跳入水中,此时是九月天气,天气还算温和,走了那么久,身上早出了一身臭汗,洗涤一下,惬意啊。

  潘夫人在安可走后,就有点內急,就吩咐大家在马车上别走开后,一个人也钻进了树林里准备找个地方解决一番。

  她也走到了溪边,探首一看,看见健硕的安可身躯,此时的安可正想到潘夫人对他的那要害处的那一碰,心潮澎湃,正抓着那条七寸长的肉棒不停的揉呢…夫人看到这,一阵晕眩,只有靠在树边,“天哪,好大的一根!”

  她与大观已经多年不曾行过敦伦之事了,而且大观那话儿,大概只有安可的一半长,常是进去搅动了几下就交货了,想到这,她不禁把手往自己的下身潮湿处摸了过去,“你真是不争气,看见好的你就想吃。”

  脸一红,手指已经不听使唤的挑开了自己的亵裤边,滑到那令男人销魂的所在,已经是湿滑一片了,她摸上了自己的暴露在外的小豆豆,那个地方已经是肿胀难耐,她就顺着腻滑的淫液处手指一下就全进去了,开始不停的抽动,偶尔的碰到里面的那些小颗粒,她都忍不住要舒服的狂呼,仅有的一点理智让她咬紧牙关,忍耐着那快感………

  正在这时候,安可挺着笔直的肉棒出现在她的面前,原来安可已经看见她的自慰了,想这等机会怎能错过,就快步上了岸,准备工作了。

  潘夫人睁开自己的美目,只见安可的龟头红通通的就在自己的面前,煞是诱人,心里最后的防线已经崩溃,闷哼一声,嘴巴已经含住了那话儿,吸吮起来,安可没想到她用这一招,差点精关大开,忙调节一下呼吸。褪去了潘夫人的全部衣服,一阵赞叹“好漂亮”。

  虽已经年过四旬,可是潘夫人的身材还是十分好,这跟她的保养有关,乳房挺拔,是许多少女也没有的,乳头因为兴奋而变成了红枣儿,安可用牙轻叩着乳头,一只手已经深入到了夫人的阴部,夫人已经舒服的摊开身躯,那阴部的毛发已经沾了淫液湿腻腻的。

  潘夫人抓住安可的肉棒,带向了自己的小妹妹下面。

  安可一挺,只听见夫人满足的一声闷哼,双手双脚紧紧的团住安可的身体。安可开始不紧不慢的抽插,“好舒服,快,好棒。”这些话任谁听也不会相出自一个仪态万千,气质高雅的官家夫人的口中…。

  安可让夫人转过身,手从背后抓住了夫人那两团令人爱不释手的肉包,肉棒从丰满的屁股肉下插入阴道,身体与夫人的屁股丰满的肉不断的撞击。

  不知道过了多久,安可的马眼一阵酸麻,一时控制不住,一股滚烫的浓精已经射进了夫人的体内。夫人在高潮来临的时候再受到精液的冲击,一下子承受不住,竟然舒服得尿道口把尿一起撒了出来,射在身下的草地里,一股一股的,快感一阵接着一阵…………。

  两个人回到马车那边时,已经一个时辰过去了,二小姐和两个丫环已经有点不安了,要准备去找了,这时候两人回来,潘红霞迎了上前,“母亲,怎么去得那么久?”

  潘夫人在大战之后有点累了,斜眼看了看了安可一眼,“刚刚母亲被一只狗追了。”

  安可讪笑着,“呵呵,那只狗好凶。”

  潘红霞更糊涂了,“被狗追,这边有狗?”

  前方已经是三桥镇了,在找了间客房住下后,安可想起来之前皇上交代给他的任务:“查出十年前三桥抢夺高丽人给朝廷的贡品案。”此事发生在三桥,想来与扬洲有关,因为这是入京城必经之地,三桥镇又是进入扬洲的要道,三步案件有蹊跷的发生,是不是要告诉我们什么?看来重点应该查清潘大观。

  想来想去,安可仍想不到头绪,当年父亲任南安府知县时候,为官清廉,作风正派,而此次却在花船上赤裸而去,三步又是什么样的人,为什么报复之心如此之重,从现场看与以前一点红奸污三步她娘之档案上看,一点红为什么不杀了她灭口?一点红又为什么会乱性杀害一个老鸨?而据说一点红就是当初抢贡品的人之一?因为据现场目击,凶手用的武功类似福州威武镖局的龙虎拳招数,而巧合的是,那以后,威武镖局一夜之间消失匿迹,从此去向不明。

  上月京城里面突然有件宝贝再现,买回皇家,经鉴定,才发现是当年贡品之一,紫玉砚。而其它的如夜明珠,红龙丸等还不知道去向……。皇家对十年前的那件事情一直耿耿于怀,秘密查找了多年,这一次发现头绪,不由喜出望外,特破例让安可离京查访此案,一来是因为安达案件,二来是趁此机会连旧案一并破之。

  一点红,当年威武镖局在他的带领下雄霸一方,绿林的一看见威武的镖旗,莫不礼让三分。可是他又为什么是抢夺贡品的要犯?这多年他又躲在哪?

  一连串谜在安可的脑海中转了千遍,仍没有头绪。

  “唉,”一声叹息。“看来重点就在找出三步了……可是扬洲城翻了个遍也没有找到所谓有用的东西,三步,你这娘被人操的,你躲在哪里?”

  安可有点烦躁起来,思想起下午在溪边夫人的淫相,下体的淫根又不安分起来,“不给你找个地方舒服,看来你是睡不着觉吧。”

  轻迈出门,反手带上门,他住的客房与潘夫人住的不过就是对面间,他轻扣了对门,“夫人,在吗?”

  里面一阵悉嗦的穿衣声,“是可弟弟么?”

  经过下午的欢爱,李香玉已经全身心的喜欢上安可,特别是他那巨大的阳根在身体深处搅动的快感,一想起来,下身又湿答答的了………

  潘夫人打开门一看见安可,一眼就看见安可竖起的帐篷,一把就抓了上去,“你好坏。”

  安可不由分说的吻上了潘夫人的香唇,舌头已经抠开了紧闭的双唇,直到找到了夫人的香舌,纠缠起来…

  夫人推开他,“嘘,弟弟别那么急,红霞还在里面睡觉呢?到你房间吧。”
  此时已经深夜,这楼房在客栈的后院,就只有他们这几位客人,显得幽静。夫人把房门带上后,被安可从背后抓住胸,那软绵绵的乳房一下子就全掌握在了安可的手里了,夫人一下瘫在安可的怀里,脑袋努力的后仰,寻找安的嘴唇,贪婪的吸吻着。

  安可让夫人转过身子,伸手将夫人裙下掀起,从亵裤的边缘将肉棒抵在阴道口,顺势一顶,已经尽根而入,潘夫人顿时觉得一根火热的铁棒在体内掀起难耐的快感。

  安可托起夫人的屁股,插得更深入,就这样的托着她走进自己的房间,用脚掩好门,就迫不及待的把夫人放在床上了,借着油灯的光,看见了夫人的下处,两片贝肉不停的一张一合,而那粒凸起的红豆,正在示威似的挺着,安可见了这奇景,从喉咙闷吼一声,趴在夫人的胯处,对那粒小豆都进行口头教育,舌尖不断的侵扰着那条毛草间的山沟沟,直到那沟里面山洪暴发,弄了满嘴的浪水。
  “傻弟弟,快上来,让姐姐来。”夫人一下被这样的攻击到了第一次高潮。
  安可爬上了床,轻易的找到了夫人的唇,同时下身的肉棒也已经拨开杂草,进入洞中探访。

  软绵绵的夫人身躯不停的向上挺动,配合安可的强攻,安可的手也在夫人秀美的山峰尖抚摸着,挑衅着。到了夫人反击的时候了,只见她翻身上马,将安可压在身下,底下的浪水已经将床都弄湿透了,一声声浪叫更激起了安可更疯狂的动作。

  “好棒,可弟弟,你好厉害,老公,快点,我要,哦,哦…哦……啊…。我泻了…。好舒服。”夫人终于禁不住一连串的快感,泻了好一些浪水,她到了。
  她舒服的从体内拉出还很坚硬的安可的肉棒,闻着那令人发狂的淫水味道,她用舌认真的舔着,并且用小嘴不停地去套弄,把安可的大肉棒舔得干干净净。
  安可就躺着,虽然他自己没有高潮,但看着一个自己心爱的女人为自己努力的服务时,也是种享用。安可的手也没有闲着,仍然是放在夫人的胸前,玩弄着两粒珍珠。

  可是他们没有想到的事,他们欢好的一幕全被潘红霞看见了,此刻她就依在门上,门没有锁,露出一点小缝,她已经感到一股热流正从自己的腹下顺着腿往下流,那滋味让她忍不住推开门走到了床前。

  夫人惊觉到什么,她转过头,一看是自己的女儿,她也不由的有些害羞,忙拉过被掩住自己的裸体,安可也受这一惊,那话儿一下就软了下来。

  夫人本想她女儿来了会责骂她,想不到红霞一看自己的母亲的嘴离开了那软塌塌的肉棒就凑上身去,用拙劣的动作,吸着还留着自己母亲淫液的肉棒,安可用手摸索在她的身上,红霞迫不及待的褪尽自己的衣物,一副年轻的玉体就呈现在大家面前,挺立的乳峰,稀疏无毛的下体更显得神秘。

  夫人似乎也看得呆了,好半晌才回过神:“可弟弟,我女儿发春了,你可要温柔点啊。”

  说完,安可肿胀的肉棒已经撑得红霞的小嘴有点难受,她就把它从嘴巴里面吐出来,那七寸长的肉棍就在她面前晃荡着,“母亲,你看它,多好玩。”红霞有点娇羞。

  安可再也忍不住心中的欲火,把红霞拉在了她母亲的旁边,此刻,他的面前的两具玉体,美丽到了极致。两个人的乳房都那么挺拔,除了夫人的稍稍因为年龄的原因有点赘肉之外,别的区别就是夫人身下是毛绒绒一团,而红霞却没有几根阴毛,红霞见他如此专注的看着自己的下身,更加娇羞,“可哥,别看了,快上。”

  安可把肉棒抵在红霞的阴唇处,稍一顶,只听红霞一声惨叫:“痛,可哥,慢点。”

  夫人见状,忙俯下身,看红霞的下阴,看了后笑着对安可说:“我女儿还没有破身呢,安弟弟你要慢慢来了。”说完示意安可去玩弄一下红霞的下阴,她自己附在红霞身上,吸啜着红霞鲜红的米粒般大小的乳头。

  而安可就把舌伸出,舔弄着红霞的小蜜穴,红霞还是处子之身,哪里受得了这样的刺激,下身不断的有白沫般淫液涌出,见到这,安可觉得差不多了,就翻身跪在红霞面前,将龟头轻放进她的小洞中,见她没有多少痛感,就又向前挺进了一步,却发现好象前方有一层膜挡住了去路,一使劲,身下的人又一身叫喊:“哥,痛!”

  红霞想推开他,安可一不做,二不休,干脆将肉棒全部进到红霞狭窄的小穴里面。不再动。任凭身下的红霞流着泪,他俯下身,吻去红霞因为痛楚而流出的泪,再吻上了红霞的嘴,舌尖顶开了牙齿,与她的舌搅动在一起,夫人也在旁边轻轻耳语:“忍一下就过去,等下就舒服了,女人都要经过这一关的。”

  红霞在经过短暂的痛苦后,一阵难耐的酸麻从下体传来,她需要解痒。她就羞涩的动了动自己的身体,一阵快感从安可的肉棒处传到了全身,好棒的感觉。安可感到了她的变化,就轻轻的抽动着肉棒,拉出些淫水,又挤进些嫩肉。直到红霞传来一阵阵的娇喘声,安可知道,时机到了,就加大动作,使肉棒在湿滑的洞中快步前进………。

  夫人躺在一旁,媚眼看着肉棒在自己女儿的洞穴中来回抽动,淫水又开始泛滥。自己已经按捺不住,用手指在下身开始抽插。

  红霞是处女,不一会她就在一阵快感的抽搐中达到了高潮,安可抽出肉棒,看见了夫人在旁边摊开着双腿,一根手指在不停的在穴内抽动,就对准目标,一下子将肉棒顶了到底,“哦,好舒服。好……人…快…。”

  在一阵猛烈的抽插后,夫人也终于泻了,可是安可的肉棒还是坚硬着插在夫人的蜜穴中不肯退却…。

  安可仰面躺倒在床上,两个女人就依在他胸前。夫人的一只手不断的帮安可手淫着,而红霞的手就在安可的春袋上抚摸着,安可终于忍不住了:“玉姐姐,霞妹妹。快点,我要到了。”

  只见,安可的马眼里喷出一股浓精,夫人的手不断的抽动着直到安可射出最后一颗子弹。两个女人就用嘴把安可的精液一一吸了个干净。

  三人相拥裸睡到了天亮。

  第二天,三人起了个大早,在丫环都还没有醒之前,夫人和红霞恋恋不舍的离开了安可的身体。

  就这样,三人每次都要找机会欢爱,后来为了方便也把两个丫环一起弄上了安可的床,这样,每天在马车上几人就明目张胆的赤裸裸的欢好,直到进入了福建境内……

  福建,山川众多,泉州府管辖之地广大。在安顿好几位女子住宿之后,安可决定前往知府衙门一趟。到了衙门,拿出金刀后,知府不敢怠慢,忙命自己手下所以弟兄听候安可调配。

  安可翻出当年旧档案,发现三步原就是福建人氏。那夜一点红突然发狂,奸了她母亲,从此以后也就没有人见过她。她母亲也被一点红干到气竭身死。
  当年见证的人没有几个了。

  看到这,安可也没有办法了,只好先回客栈休息,准备送夫人回娘家。
  到了客栈,上了马车,夫人依在安可的胸前,抚摸着他的乳头,春菊在前面驾驭着马车,她其实也算是个美女,床上工夫比起夫人来有点逊色,可是比起红霞来又好了许多,一问之下,原来她是被潘大观开的苞,另一名丫环叫小翠,此时正跟在慢行的马车后。

  红霞坐在安可对面,脚尖已经伸在安可的跨下,挑弄着硬梆梆的肉棒。夫人与安可的热吻又使红霞脸红不已,夫人已经把安可的内衣脱下,拉出来那根让人爱的阳物来,红霞见了,与夫人一起,抓住肉棒,分工明确的,一个吸着龟头,一个吸啜着春袋。

  安可的手抠在她们的下体,一下就被淫水打湿,他拉出手,两人娇羞的把他手指上的淫液吸干净,夫人撩起裙子,将小蜜穴顶在龟头上,毫不费力,顺滑的到了底部。马车在石板路上颠簸着,这倒省了他们不少力气,两人就这样坐着,顺着颠簸一顶一送。

  红霞在她母亲身后,伸过手,握住母亲的乳峰,轻揉着。夫人哪经得住如此快感,一下子就泻了,下身象开了水头般,泻个不停,湿了一大片。吮吸着母亲的乳头的红霞从母亲穴里捞出已经湿腻的肉棒,吮吸一阵后,也跨在了安可的身上,将自己也流满淫液的肉穴凑在安可的肉棒上,抽动起来…………

  就这样,不知道抽插了几百下,安可也感到下身处的快感,一下就把浓精射进了红霞的体内,红霞快感到晕眩过去,紧紧地拥抱住安可。

  住进了李香玉的娘家,奇怪的事,她家里并没有剩下什么人,只有一个看门的老嚒嚒。可是她还是要回来娘家看看?

  夫人看出他的疑惑,“傻瓜,这样我才能跟着你一起来呀。”

  “姐,你真好。”安可淫笑着又上前抱住了夫人……

  这夜,夫人她们和安可欢好后,都已经回房间休息,安可一个人在花园里闲逛,突然间在后花园处传来隐约的哭泣声,他寻声而去,却在后院的厢房里听见了哭声,他静静的潜伏在窗下,原来那哭声是老嬷嬷所发,安可本想起身看个究竟,却听见耳后一声声响,他被一个硬物击中,晕了过去。

  等他醒来的时候,他发现自己已经被束缚在一根柱子上,周围是石壁。看起来象个地牢。

  他正在想着的时候,突然,一阵女子的冷笑声传来,定睛一看,竟然是她!
  她竟然是春菊,只见她拿着铁镰刀,笑盈盈的站在安可面前:“没想到吧,是我把你抓到这边的。”

  安可百思不得其解:“怎么会是你,你快把我放开。”

  “放开,不是便宜你了吗?告诉你吧,我就是三步,你今天是逃不出我的手心了。”

  “你,你就是杀我爹的凶手?”安可大怒。

  春菊从怀里拿出一个小瓶子,“知道这是什么吗?天下第一淫药,淫贱不能移,这就是当年高丽人给朝廷的贡品,当朝皇上纵欲过度,久已不举,知道高丽人有此宝贝,就让高丽人送了前来,当年被人在三桥抢了去,只是抢的人原本并不知道有此淫药,拿回来居然误服。”

  此时的春菊脸上充满了怨恨,“知不知道,这淫药害死多少人?”

  安可突然悟到了什么,“潘大观是不是就是一点红?”

  春菊有点惊讶,“你怎么知道?不过你知道也没有用了,因为你马上就要象你父亲一样了……哈哈!”

  她打开瓶盖,仰脖一饮。安可一声惊呼:“不要!”

  春菊,这时候要改名叫三步了,三步走到安可面前,嘴巴凑在安可的嘴上,使劲的用舌头扣开安克的牙齿,将淫药灌进,安可被迫吃进了淫药。

  “你知道吗?这药只对男人有效,对女人是没有用的,我要让你欲火焚身而亡。”三步荡笑着,“当年你爹判一点红无罪,我不服,一点红奸淫了我母亲,我要报仇!我这么多年屈身在他家里,我要他们都死,你也别指望有人来救你,我已经把夫人和小姐都抓起来了,让我好好的伺候你吧。”

  走近安可的身边,掏出安可软绵绵的阳物,“怎么了,你每天干夫人和小姐的时候不是很威风么?”想着自己每次只能是捡点残羹吃,不禁手下用了点劲。安可闷哼一声。

  三步手在那肉棒轻揉着,可是安可的肉棒仍没有反应,她索性脱去自己的衣服,露出一身健美的玉体,两只挺立的玉峰上两粒令人垂涎的樱桃,安可避开眼神,“你别以为这样,我就会屈服,少做梦了。”

  三步蹲在安可身前,用舌撩拨着软塌塌的肉棒,吮吸着,安可再也控制不住那欲望在身体的泛滥,肉棒一下竖起,向三步频频点头示意。

  三步站起来,露出自己娇嫩的下体,将已经湿透的内裤脱去,“今天我要好好享受一下,让你死得也舒服。”

  将那根巨大的阳物对准自己的阴处,一挺,整根全尽了底。

  开始舒服的挺动起来。

  就在她渐近高潮的时候,她的右手举起,那把镰刀要直劈向安可。安可的脸这时候因为恐惧而扭曲,那肉棒一下就软了,从那湿漉漉的肉洞中滑出,三步察觉到了这变化,冷笑一声:“太迟了!”

  刀已经劈下…

  说那时迟,那时快。刀将将在安可脑门上的时候,只见三步扭曲着身体,倒在了地上,背后赫然一把菜刀,再后面,一个害怕得全身发抖的女人,是红霞…
  解绑后,还没有问清楚红霞原由,地牢里又奔进了两个女人,一个是夫人,一个却是那看门的老嬷嬷,只见那老嬷嬷一看见三步死在那边,忍不住上前痛哭起来:“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会这样?”话音未落,她就捡起掉在地上的那把镰刀,割向自己的脖子,事情发生得太快,还未明白什么,地上又添了具尸体。
  这时候,安可觉得自己体内的欲望燃烧到了极点,那肉棒强硬的竖立着。
  还是夫人见识多,“这淫贱不能移果然厉害,霞儿,快叫夏花来。”她知道这淫药的厉害,恐怕她母女抵挡不住,忙叫女儿去叫丫环夏花一起来,反正她也已经被安可干过,也很轻车熟路了。

  趁红霞出去找人的时间,夫人忙叫安可躺下,她自己就趴俯在安可身上,香舌在安可的胸前划过,到了乳头那边,轻撩着,安可舒服得闷叫着,双手不停的在夫人身上游走,最后停留在了两片丰满硕大的屁股上揉捏着,手指顺着屁股沟努力的探寻着桃源洞,隔着亵裤,仍然感到一片火热。

  安可努力的探起身子,褪去了夫人的肚兜,一下就弹出两块肉团,他的手就转移了目标反手覆上了玉峰。“夫人,舒服吗?”

  夫人被她舌头搅动着口腔,只能含混的说:“舒服,下面痒,好人快……进来。”

  安可已经把夫人褪得象白羊般,翻过身,夫人难耐的在他身下扭动,安可将肉棒放在阴穴口摩擦着,夫人不干了:“安弟弟,快点放进来,姐姐受不了了,快。”

  安可一个挺身,那肉棒就这样通畅的到了终点,夫人终于满足的长出了一口气:“舒服,弟弟,快动,姐姐,哦……哦…………”

  就这样的抽动着,不一会儿,夫人的体内已经涌出了很多淫水,湿了很大一大块。

  安可把夫人又翻过来,从背后将肉棒插进去,这样更深入,夫人趴在地上,满足感使她只能哼哼的呻吟几声,过了许久,她终于支持不住快感的接连打击,瘫到在了地上……

  这时,又奔进来两个褪得干干净净的女子,原来是红霞和夏花正好赶来了,此时的安可已经被欲火烧得失去理智,挺着肉棒直往红霞的身上钻,红霞抓住肉棒抵在自己的蜜穴口,手在安可的屁股上一拍,安可就机械般的挺动起来,红霞感到那诱人的肉棒火热的在自己体内搅动,把自己内心最深处的狂野都诱发了出来,她不停的跟着安可的节奏努力的挺动着下身,夏花也依在安可背后,将肉峰在安可的背上轻抚着,边把手放在安可的屁股上,帮他挺动。

  过一会儿,看见了红霞脸色苍白,她已经几次喷出淫水了,夏花就俯下身体把安可仍然硬梆梆的肉棒硬生生的从红霞的体内拉出。

  然后把安可推在地上,自己就撑开了双腿,露出迷人的仙人洞,那两片贝肉已经被淫水沾染上了,点点晶莹,煞是诱人,此刻,她们所想的不过是早点让安可射精,好保住他的命,她向那根一柱擎天般的肉柱坐下,一阵涨痛,她已经全根把他的肉棒吃尽,痛楚中一阵快感袭来,淹没了还有的一些矜持,她开始学着以前看见的夫人和安可做的样子,开始一上一下一左一右的动了起来。

  可是就是她也没有能支持多久,挺动了几百下后,也瘫软在了安可的身上。
  夫人从迷离中回过神,咬咬牙站起来,“安弟弟,上姐姐这边。”

  安可挺着肉棒走到了夫人的身边,夫人叫了红霞和夏花一起过来。

  先用自己的淫液抹满了安可的肉棒,再叫红霞亲吻安可的乳头,夏花仍在安的身后,手伸过去抚摸安可的春袋,这样的三重快感,再将安的肉棒小心的抵在自己的肛门上,因为抹了淫液,进去了龟头并不困难。红霞惊讶的看见了母亲的后洞奇异般的被安可的大鸡巴撑开到了极点。

  紧窄的后洞,使安可得到了前洞不一样的感受,他俯在夫人身上,慢慢的将肉棒困难的进入到夫人后庭深处,夫人强忍着痛苦,配合着,这一招果然有效,不一会儿,夫人就觉得肉棒在自己体内膨胀起来,她知道,安可就要射了,就使劲的将后洞配合鸡巴的行动。

  安可在一阵闷吼之后,射出了滚烫的浓精,此时,三人已经都没有力气了,安可的肉棒渐渐的软了,从夫人的肛门脱落,肛门里流出些白白的阳精,肛门因为刚开过苞而一张一合着,红霞瘫在一旁和夏花看着着奇妙的一刻,眼睛一下迷惑起来…

  事情到此已经完结。十年前的旧案原来就是一点红所做,他以为高丽人所带的是奇异珍宝,就计划好抢夺,得手后,却发现里面有一瓶淫贱不能移的淫药,他们在分赃的时候,并不知道,以为是仙丹妙药。就分了吃,吃了后,发了狂,全疯了自相残杀,只有一点红一个人从山洞中逃脱,连夜前往妓院,想不到三步她母亲把所有的人都让他发泄之后,仍没有办法解除他体内的淫毒,只好亲自出马,就是三步看见的那幕,后来就救了一点红的命。

  为免走漏风声,一点红杀光了所有的妓女,因为三步她母亲救了他的命,他不忍下手,幼年的三步遭受如此打击,就前去告官,安达时任南安知县,已经找不到任何证据,所以就没有再查下去,想不到后来三步混进了李府,做上了李府丫环,再后来就随一点红到了扬洲。而一点红就是潘大观在变卖所有之后,也悄悄的向京城的一个高官行贿,从小官做起,直到做上了知府。

  朝廷既已查明真相,一点红和那位高官不免一刀。而其余女眷在安可力保之下,都已经归于安可府下。

  此时,潘家夫人和她的两位女儿就在安可的床上,安可躺在床上,他的身下夫人正在吮吸着他的肉棒给他做清洁。而潘家大小姐红妙正在他面前捏挤着自己的乳汁,点点白色液体就流进了安可的口中,红霞就骑在安可的脚尖上,让安可的大拇指直插进自己的淫穴。

  红霞气喘吁吁:“安哥哥,我好舒服。”

  夫人见安可的肉棒已经硬了起来,就掰开自己的双腿,用淫穴对准肉棒,轻车熟路的直到底部。

  红霞见到她母亲快感连连,有点吃醋:“母亲,你能让下女儿吗?”

  夫人就顺势的抽插几下后,掩住淫水连连的下身,“女儿,你先上吧。”自己就翻身下马,将阴穴凑在安可的面前,安可早就忍不住的用舌把茂密草地撩了个遍…。

  红霞此时就在安可的身下挺动着,安可淫笑着说:“你们的后洞都已经给我了,今天谁要开后门?”

  红霞爬起来,努力的掰开自己的腿,开过苞的后门已经粘满了淫水,她慢慢的使自己的后洞包容进了那根巨大,享用着不一样的快感。

  夫人也起身将位置让给了红妙,红妙的双乳因为是在哺乳期,更显硕大,仿佛一碰就可以流出汁来,安可已经将她的一边乳汁全吸光了,笑着说:“等下你小孩只有吃另一边了。”

  红妙斜睨了他一眼,“讨厌。”将下身凑向安可的嘴边,安可的舌撩拨着那粒小豆豆,小豆豆已经肿胀之极,一股淫水从洞内涌出,安可全吸进了肚里,红霞也已经泻了好几次身,而夫人在安可手的挑动下,三人终于同时发出一声幸福的呻吟。而安可也将他快感的阳精毫不吝啬的射进红霞的肛门里…。

  这是快乐的一天,每天都在候爷府内上演,这不,这天热,他们在池塘边的阴凉处又开始工作了,而这时安可的肉棒硬梆梆的插在夫人的洞穴中,红妙在夫人的身后推动着,而红霞,就跨在安可的脸上,喂他喝从自己的蜜穴内流出的蜜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