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武侠古典  »  【妖都上海】(1-4)
【妖都上海】(1-4)
  浓雾掩盖著处远的庄丽山河,在这个漆黑的晚上,除了船上灯光的照拂之处,外面的世界一片黑暗,海上无风且空气混浊,让人感到无比的郁闷。

  蒸气引擎重复著毫无变化,让人烦躁的机械动作,喷出浓浓的黑烟,驱动著这艘由英国制造,日本购入并拥有的客货轮万山丸号。

  在这个夏天闷热的晚上,连海中的浪涛也是相对平静的。

  不过船上的乘客的心态却并不平静,船员们正忙著为泊岸准备,不论贫富船上的乘客都准备在到达上海后大展一翻拳脚。

  船上的旅客以日本人为主,其余的三分一则是西洋人和汉人。

  才不过十年前,东方落后岛国的日本,在日清战争中打败了后清帝国,然后就模仿著西洋国家,也要求后清帝国割地赔款,继美、英、法之后,也在上海成立了日本租界。

  连同后清官方在内,一个城市分由五个不同国家的政府所管理,这大概也是世上独一无二的例子。

  虽然时代在进步,科技发展日新月异,热气球、毒气、铁路、电灯和电话。每一样都是一百年前无法想像的新发明,但是在黑暗之中还有很多妖魔鬼怪隐姓埋名的潜伏著生活。在人口众多,人欲横流邪气密布的上海也不例外。事实上人类的邪气,让上海的妖魔鬼怪比别处的都更活跃和更强大。

  因此五国政府联手出钱,组织了一个不分种族和出身,只论能力的除魔队,专门消灭这些黑暗中的妖魔鬼怪。

  黑川由美则是由日本租界政府在国内雇用来上海工作的雇员,她不只是阴阳师世界出身,更是真田流枪术高手。芳龄年仅十六岁,且有一点点近视,黑色的眼镜,配上一头飘瀑般的清秀长发,叫人完全无法想像到她是一个身怀奇怪异能的除魔高手。

  面对即将来临的挑战,她怀著忐忑不安不安的心情走上了甲板,身上穿著的是融合西洋和日本风格的和服裙,上本身像传统和服,下本身却是新款的西式长直裙。这是自明治时代开始,西式女校常用的一种服装,贴身的衣服突显出她那曲线诱人的胸部,还有背后白嫩的粉颈。

  大概是人同此心,心同此理。和她想法相类似的乘客,有十多人站在甲板之上,男男女女年老年少的都有。怀著希望和不安遥望著隐藏在浓雾后的上海方向。
  其中最引起黑川由美兴趣的,是一个约莫三十岁,有著一头金色长发,碧眼蓄须的成熟汉子。从他名贵的西装款饰来看,定必是上流社会的人物,或许还是贵族出身。身边一左一右拖著两个年龄只有十岁的小女孩,两名小女孩都是一身黑色的西洋衣裙,依偎著在父亲的身边。

  「你两个女儿看起来很可爱哩!」黑川由美大胆的主动跟他们交谈,因为这对小女娃真的美得像一对活人偶。

  两个小女孩中一个害羞的躲在金发男子的身后,另一个则很有兴趣的由上到下打量著黑川由美的全身上下。

  「他们看起来像是我的女儿吗?」金发男子带点嘲笑意味的反讽道。

  黑川由美为之一呆,仔细的打量著两个孩子,发现她们两个黑头发黑眼珠,肌肤的颜色苍白得近乎透明,但从五官特征来看,应是汉人、日本人、韩国人或越南人之一。就是一点也不像是混血儿。

  「失礼了!」黑川由美不好意思的低头道歉。

  「我叫作达尔泰,她们两个分别叫今日子和小夜子。」

  「她们的母亲在那里?可以介绍我认识吗?」黑川由美展露出友善的笑容。
  「不知道!可能死了,也可能仍然在生,反正我认识她们的时候,她们就没有母亲在身边的。」

  黑川由美没想到这个俊美的金发男子达尔泰,说话这么不客气,只好打消了跟两个小女孩谈话的意图,准备告辞。

  「抱歉打扰了你们,我看时间差不多了,我先到餐厅里去用膳。」黑川由美鞠躬告辞。

  「请等一等!我们三个自从上船之后,一直都更没有吃过东西。」

  黑川由美实在听不明白达尔泰的说话,他们看起来也不像时没有钱吃饭的人,再说由东京到上海船程有数日之多,虽然几天不吃也不会死人,可是哪里还有力气走出来活动。

  「不介意的话!我请你们用餐也可以。」黑川由美盘算著父母给她的旅费还有不少,再说到上海工作后,五国政府亦会有薪金给自己。

  「呵!我衷心多谢你的好意。」达尔泰右手放到胸前弯腰行礼,今日子和小夜子亦拉起裙边施礼。

  「那么小夜子,可以开始用餐了。」

  「我等很久了。」小夜子笑容可掬的说。

  外表好动一点的黑衣小姑娘,由背包中取出了一柄弯刀。

  黑川由美作为日本人,对这个怪异的行动,脑中闪过了一个荒谬的想法,他们是想在这里钓鱼,然后弄成刺身吗?

  然后,只见小夜子取出其他的木棍,将之组合成了一枝柄长六尺的大镰刀。
  今日子则取出了一个水晶球,脸无表情的对黑川由美道:「刺身也不错!很好味的。不过我们不吃鱼,吃人体刺身。」

  「咦!」黑川由美讶异的掩嘴惊叫道,不明白今日子为何知道自己的想法。
  「啊!这三个人是街头艺人吗?」附近的人围拢过来。

  小夜子俐落的挥舞著手中的大镰刀,将因她的怪异举动而行过来观看的旅客斩成了身首异处。

  惨叫声划破了这个苦闷寂静的晚上,喷洒向夜空的鲜血洒满甲板。其他围观的人惊慌的尖叫走避。

  黑川由美大惊的向后飞退数步,取出身上的符咒警戒著这三个似人非人的生物。

  「你们是妖怪?」眼镜片下的黑眼珠,闪烁著战意和斗志。

  「说得没错,我们是西洋妖怪中的吸血鬼。我的全名叫达尔泰。告鲁夫伯爵。」达尔泰一步一步的迫近黑川由美,浑身上下散发出强烈的压迫力,被他的双眼看到,黑川由美感到自己就像全裸一样被他看透了,而且背脊还发出毛骨悚然的恶寒。

  太大意了!黑川由美在内心里想到,船行多日,自己居然一点都没有察觉到同船的吸血鬼竟然有三只之多。

  同时间小夜子已杀光了甲板上的人,弄得满地都是人体的残肢和内脏,鲜血涂遍了甲板。

  今日子的水晶球,则吸取地上死者们的灵魂,在被吸走之前的最后一刻,亡魂运发出了凄厉的惨叫。

  这些叫声又引来了船舱内的乘客,牺牲者不断增加。

  「这对胸部看起来有三十二寸还是三十三寸呢!摸起来一定很舒服的了。」达尔泰把黑川由美迫至背靠栏杆,然后嘴角露出了一个淫笑。

  黑川由美喊道:「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十只青葱玉指把夹著的八张符咒同时射出。

  四张在她旁边幻化成一模一样的化身,另外四张则分别射向今日子、小夜子和达尔泰。

  「紧缚咒!」黑川由美的十指结成手印。

  达尔泰双手捏著射向自己的符咒,小夜子手中镰刀银光一闪就将符咒砍成两半,今日子则被符咒正中她的额头。

  随著手印的变化,符咒变成铁链紧缠著目标物。今日子被铁链锁得一动都不能动,可是她半点惊慌和紧张的表情都没有,她脸上的表情就像大理石雕刻一样一成不变。

  「啊啊啊啊啊啊啊!」达尔泰把妖力集中在双掌上,徒手将咒符变成的锁链扯得粉碎。小夜子则以飞快的动作赶来支援今日子,一刀将铁链切碎。不止如此,她还将今日子身上的衣服同样砍成了碎片。

  「咬穿猎物的身体啜饮他们身上的血液,满足食欲,同时征服和凌辱他们,满足性欲。吸血鬼进食可是一件非常严肃的事。」身上满是人血的小夜子,露出一个小孩子独有的天真可爱的笑容,伸出丁香小舌舔著自己芳唇上的人血,同时伸出左手玩弄著今日子微微突起,在刚发育不久就停止成长了的小乳房。

  「你说是不是今日子。」

  「痛……啊啊……快感……」一直像个石美人一样的今日子,露出了和她肉体年龄不得对称的,淫乱和快意的表情。

  利用达尔泰挣脱锁链的瞬间,还有今日子和小夜子说话的机会,黑川由美咬破指尖用鲜血写成咒文,由她房中召唤来了她的武器,碧鳞枪。那是用难能可贵的绿色碧玉雕成,表面有鱼鳞状雕饰,通体发出绿色寒光的宝枪。玉石本身就有驱魔辟邪的作用,何况是这根由阴阳师施过法的碧鳞枪。

  一道绿光穿破船身,划破了满布浓雾的夜空,落了在黑川由美的手中。
  「我不会允许你们再在船上滥杀无辜的,黑川由美一转手中枪,座马沉腰摆出战斗的架式,碧鳞枪遥指达尔泰。

  「看起来你的法力也不低!鲜血喝起来应该特别美味的,再说妙龄少女的血绝不会难喝的。」达尔泰看著黑川由美,就像欣赏一道美味的佳肴,完全没有把她看作对等的对手或敌人。

  「阻止淑女进餐,可是很没有礼貌的事,不过你办得到的话即管试试看。」小夜子举刀疾奔,直冲向一个刚由船舱内步出的少年船员,动作快若电光火石。
  连同化身在内,五个黑川由美亦同时动手了,速度半点不慢的五个人影,分由上下左右前五个方向包围小夜子,五根碧鳞枪同时刺出。

  满脸红晕赤身露体意态撩人的今日子则淡淡的说道:「右边那个才是真的。」
  得到指示的小夜子以左脚作重心,一个旋转,利用离心力把镰刀上的力量加到最大,往右边狠狠的砍过去。

  铿锵的兵刃交击声响彻云霄,两人的身影同时一震。

  紧接著一个黑影由右边迫近黑川由美,迫得她向旁边一个倒翻闪开去,同时也让人看到了她的裙下的无边春色。

  「真是雪白嫩滑的一对美腿,不知咬在口中的时候会是什么感觉?」达尔泰不知由什么时候开始,手上了握一根由骨头造成的鞭子,螺旋形的挥舞著向黑川由美进袭。

  这个时候小夜子已经捉著了那个少年船员,把他高举过顶并且大声喊道:「干杯!」

  在一声惨绝人寰的厉叫中,小夜子徒手撕开了她的猎物。温热的鲜血和不同颜色的内脏洒满了全身。

  小夜子脸上满是喜悦的笑容道:「快感啊!我连下面都湿了。」

  「呕……」黑川由美不由得感到一阵反胃。虽然她曾经跟随过父亲进行过多次狩魔行动,但这种场面实在太呕心了。

  「妈妈……」被撕开的少年,还没有断气,正有气无力的在叫唤著母亲。
  「你……你们……」黑川由美怒气上涌,想要大声叱吒这三只吸血鬼的残忍无情。

  倏然间,她惊觉自己的右脚已被先钻破甲板潜伏到下层,再由下层穿破上来的白骨鞭缠著了。

  「太大意了吧!初出茅庐的少女阴阳师。」达尔泰用力拉扯鞭子,就像钓鱼一样用力把黑川由美抛到半空。

                           第二章 丧失清白
  小夜子看准这个机会,迎空跳起像箭矢一般直冲而上,挥动那柄沾满人血的大镰刀,斩向头下脚上重心全失的黑川由美。

  半空之中光影交错,小夜子面带笑容轻巧的降落在甲板上,黑川由美则是背部中刀,伤口洒下连串血雨,就像被水中钓出来的鱼儿,重重的撞落在甲板上。
  「啊啊……」黑川由美浑身剧痛,在甲板上痛苦挣扎哀号,因为背部刀伤的缘故,还有刚才的撞击引致的身体骨折。

  但是战斗还没有结束,或者不应该说是战斗,而是施暴的开始。

  达尔泰用力一挥,把脚掌被白骨鞭缠著的黑川由美扔向了小夜子了,而她则面带诡异可怖的笑容,再次挥动那柄恐怖的大镰刀。

  黑川由美已经无法发握紧她的碧鳞枪了,她现在的情况就像被活生生剥鳞的鱼儿。

  小夜子每挥刀一次,黑川由美的衣服就落下一片,而且刀锋不止切开她的衣服更深入她的皮肉之内,让鲜血浸透出来。不用多久黑川由美已经落得一丝不挂,而甲板上到处是她染血的衣服的碎片。

  「这对胸部真是丰满!」达尔泰踩在黑川由美的胸前,一面欣赏的赞叹,一年不断在脚上施压用力。

  白里透红的圆润双丸,被粗硬的皮靴踩得变形,更加散发出一种妖异的性感。
  「痛……啊啊……」黑川由美的哀号响彻寂静的夜空。

  在唯一的反抗力量被打倒之后,小夜子开始了在船上,进行一场速度惊人毫无一点慈悲和怜悯的大屠杀。非常平等的无非种族、贵贱和男女,由行将就木的老人到手抱的婴儿,都是一刀了结。

  达尔泰将黑川由美的左手捉著,将她高高地举起,准备享用眼前美味的食物。
  就在这时候今日子发出了警告:「她右手还握著最后的符咒。」

  「火炎咒!」黑川由美急叫道,同时收在背后的右手一样,想要击在达尔泰的胸口上。

  但是达尔泰就是比她快了一点,一拳击实的在她赤裸小腹之上。黑川由美痛苦得全身扭曲,且剧烈的呕吐出来。本来美若天仙的俏脸上,现象满是自己的泪水和唾液。

  达尔泰非常温柔的抱著黑川由美那千娇百媚的赤裸胴体,身体前倾吻在她的粉颈之上,右手就放在她的小蛮腰处。

  然后张开嘴巴,用尖利有若利刃的犬齿咬破那欺霜赛雪的娇嫩肌肤,刺入温热的女体之来,并且由牙齿注入自己的毒液,那不止有麻醉作用,还是强烈的春药。

  「啊啊啊啊……」

  黑川由美全身的痛楚减轻了不少,自己赤裸的胸部上,一对娇嫩的蓓蕾在和衣服激烈磨擦之下,带来了叫她意外的快感。

  原本握紧在掌中的符咒,随著手指的放释,也跌落了在地上。

  杀光了全船人的小夜子,这时候回到了黑川由美的旁边,和今日子与达尔泰一起,把她扑倒在甲板上。就像一群狮子按倒一头羔羊一样。

  黑川由美看著小夜子咬在自己的美臀上,满脸享受的表情在大力的吸吮。今日子含著自己的食指,就像在喝奶的小婴儿,一脸天真的表情,只不过的是自己的鲜血。

  「不……不要啊……」黑川由美悲惨的大叫,她感受到死亡的恐怖,鲜血正由自己的体内大量的流失。

  「再吸下去……我会死的……停啊……」

  「当然会死了!你该不会还在想我们饶你一命,或者有人来救你吧!等你死后,我把你的头割下来,放在船头让你看最后的一次日出好了。」小夜子发出如同银铃般的娇笑声。

  自己还只有十六岁,不要说创出一番成就,就连恋爱都没有谈过,就这样悲惨的死去,那自己的人生究竟算什么?

  「啊啊啊……」尽管脑中惊恐不已,黑川由美的口中还是本能的发出了淫磨的呻吟声。因为达尔泰正用艺术般的上乘手法,在玩弄和爱抚她的左乳,偶尔更搓弄触碰一下她的岭上红梅。

  可是在另一边的右乳上,达尔泰正凶残的张开口咬在上面,贪焚的吸取自己的鲜血。

  自己一定会死吧!就算他们不动手给自己最后一击,失去了这么多血液也没有救的了。

  高度的恐惧,死亡的威胁,难以引耐的痛楚,还有注入体内的毒液,麻痹著黑川由美的大脑。但同时间被人爱抚的地方,也带来了令人如饥似渴的官能快感。
  小夜子捧起黑川由美的螓首,吻在她的唇上,舌头侵入她的口腔之内,双舌交缠的深吻著。

  正当黑川由美被快感弄得昏昏沉沉的时候,小夜子咬破了她的舌头。

  剧痛让黑川由美瞬那间清醒起来,头部挣脱了小夜子双手的束缚。

  小夜子很享受的舔著自己嘴唇边属于黑川由美的热血。

  「痛吗?一定很痛的了。但是很快就不痛的了,等你死了之后。」小夜子双眼闪过疯狂和憎恨的神色,再次强迫黑川由美和自己深吻。

  「唔……唔……啊呀……唔……」黑川由美感到呼吸困难,但这种深吻实在让人难以抽身其中。

  现在的黑川由美侧躺在甲板之上,和她同样全裸的今日子,则反方向的侧躺在她背后。今日子用她那对看起来软弱无力的小手,分开黑川由美肉感且弹性十足的臀瓣,吐出自己的香唇兰舌,舔吮在那鲜粉红色的小菊穴之上。

  这么私密的地方被舌头舔弄,为黑川由美带来了难以想像的耻辱感觉。还有前所未有的快感。

  今日子的舌头深入黑川由美的体内,偶尔略作停止,退出后则张口咬在她的美臀上,饱吸几口鲜血之后,又再一次继续。反来覆去多次之后,最后甚至把自己柔若无骨的手指,也放到了菊穴之内,在用力的进出和抚弄。

  「在死之前让我把你变成我的女人吧!」达尔泰双目神光闪烁的说道,在黑川由美的思考力变得迟缓的现在,他已经抬高了年轻女阴阳师的腿,做好了插入的准备。

  「啊啊啊啊啊……」突然之间粗壮硕大的肉棒闯进了黑川由美的花穴之内,痛楚让她大声的叫了出来。

  黑川由美全身剧震,身体肌肉强烈的收缩,香唇和菊穴夹紧今日子或小夜子进入自己体内的舌头。

  达尔泰在撕裂了黑川由美处女的证明之后,顺利的进入到花穴之内,在充沛的淫水的配合之下,他把猎物的体内填得满满的。

  蓬门今始为君开的花唇,被粗大的异物所撑开,处女之血和爱液混杂在一起,一片狼藉。

  达尔泰疯狂的勇力冲刺,每一下都直顶到花穴的尽头,毫无怜香惜玉之意,黑川由美由喉间发出了淫靡和痛苦的呻吟声。

  黑川由美感到自己的全身像是被撕裂了一样,在这个凶残的吸血鬼身下,她徒劳无功的在作垂死挣扎,腰肢和臀部的后退和闪躲,反而给征服者带来了更多的快感。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就连黑川由美自己,都快分不出现在自己的叫声中,是痛苦多一点还是快感多一点。

  达尔泰就这样不断在作活塞运动,直到暴发为止。然后完全不停止的又再一次活动,直到黑川由美体内的快感水涨船高,盖过了她的肉体被咬破、割伤和撕裂的痛楚,陷入失神的状态为止。

  享用完猎物之后,小夜子把黑川由美饱受蹂躏体无完肤的胴体,以钉十字架的方式,用工业用达一寸粗的长钉,十字型的钉在墙上。

  在黑川由美意识不清的现在,小夜子咬破自己的指尖,把吸血鬼的血液涂在她的芳唇之上。

  以一半嘲弄一半疯狂的语气说道:「不想死的就吞下我的血液,变成吸血鬼,来找我们复仇好了!」

  达尔泰冷淡的评论道:「就算变成了吸血鬼,在天亮之前没有人来救她的话,被阳光一照到也会灰飞烟灭的。」

  之后因为失血过多黑川由美陷入昏迷之中,不知道过了多久。

  嘈吵的人声,全身像是火烧盘的剧痛,还有寒冷刺骨的感觉,让她再一次的恢复了意识。可是她就连抬起眼皮的力量也没有。

  不远之处,一名从来没有听过的女声说道:「真够惨烈的!竟然杀光了全船上几百人,就连刚生下来还不足月的婴儿也不放过。」

  另一把女声说道:「别忘了我们的对手不是人类,在人类和妖魔鬼怪之间,怎么可能会有同情或怜悯这种东西存在,有的只能是赶尽杀绝。」

  最初说话的女声道:「被钉在墙上的这个人,就是照片上中的黑川由美吧!」
  此时一只温暖的手握著黑川由美的手替她把脉道:「还没有死!但是心跳很弱,虽然肉体没有受到致命伤,但是失血过多,已经没救了。」听声音是回答的另一个人。

  「有什么遗言就说出来吧!我会尽可能达成你的遗愿的。」说话的人语气悲伤。

  接下来最初说话的女声继续道:「想不到这次日本派来取代死去的直子的人,还没有踏足到上海的土地上,就被人先奸后杀裸体钉在墙上,还陪上了一船数百条人命。是这个黑川由美太没有用,还是对手太强?」

                           第三章 白色洗礼
  黑川由美终于想起之前所发生的一切,自己所乘踏的万山丸号在快要到达上海之际,一直潜伏乘客当中的三只吸血鬼,展开了残酷的大屠杀,不分男女老幼杀光了船上的所有人,只有自己在被吸血和强暴后,被无情的裸钉在墙上。
  黑川由美奋起最后的力量,张开现在好像有千斤重的嘴巴,舔掉小夜子涂在她唇上的吸血鬼血液。

  我不能死在这里,黑川由美临死前强烈的想到!

  做完最后这个动作之后不久,黑川由美被除魔队派来现场调查的法医官证实死亡。

  在除魔队五层大楼的地底之下,还有庞大的地下建筑群,由储放被制成标本或封印妖魔鬼怪的仓库、靶场、集合上海知名教授和各国军中资深技师的武器研发中心,以致即使一般队员,也不敢随便接近的停尸场。

  当时的上海有超过百万的人口,是东方第一大都市,潜藏在暗里活动著的大大小小的妖魔鬼怪不下三十万只,虽然这当中的九成都是些像蛇虫鼠蚁般细小,只靠在人熟睡后,偷偷吸取一点点人血和邪气的小妖怪和魔物。

  但体形像人类般大小的,仍然有接近三万只。虽然这只是除魔队的估计数字,却已经非常接近真实。

  在这较高等的妖魔鬼怪层级里,多数都伪装成普通的人类生活,可是平均一年还是会猎杀一个人作为食物。

  因此这个地下停尸场,理论上每天需要处理一百具尸体。不过实际上并没有这么多,大约只有三十具左右。因为很多时被妖怪杀的害人,都会被吃得尸骨无存,自然就没有尸体可以处理了。而且一部分更加聪明的妖魔鬼怪,都懂得将被杀的人,伪装成帮派仇杀和一般情杀与抢劫案中的受害者,以掩人耳目有利于隐藏自己的身分。

  而在这里干搬运尸体的工作,都是在上海最下等的人,有被特赦的囚犯、街上饥寒交迫的乞丐和满身赌屠被追得无处可逃的赌徒。

  这些人都签了合约,被迫在这里暗无天日的不断工作,即使有假期和休息也不能离开这栋大楼。为了保密的需要,最少要工作三至五年,才能够一次过领取薪金,并且需要永远的离开上海。

  被送来来这里的尸体,多数都是被咬噬得残缺不全的残肢。偶尔才会有例外的情况发生。

  像今天的万山丸号事件,就一次过送来了数百具尸体,连续不断被送来的遗体,把停尸间都放满了。当中绝大多数死者,都是被斩成数段惨不忍睹的样子。
  而在这当中,有著叫这些停尸工人心跳加速和欲火焚身的,黑川由美的遗体。
  为了解剖的方便,停尸间的尸体都没有穿衣服。为首的工人看著黑川由美的肉体,兴奋得心跳加速的道:「这么完整白嫩的美女尸体,足足有十天半月没有碰到过了。」

  接下来这二、三十名工人,争先恐后的扑倒在黑川由美的肉体上,有的人张开嘴巴大力的吸吮,有的人用手大力的搓弄爱抚,有的人则把黑川由美的手指往自己的裤裆上用劲的摩擦。

  正当他们陶醉得如痴如狂的时候,一声娇美的女子呻吟声,让他们所有人都吓得停止了动作。

  「这……莫非是尸变……」其中一个有经验的,吓得面无人色的说道。
  另外一个身躯粗壮满脸横肉的工人说道:「怕什么?我看是还没有断气,玩活人比起玩死人不是痛快得多了?」

  在这里工作得久的工人,都知道偶然会有妖怪潜伏在尸身上,为安全计立即跑去找上级通报。经验告诉他们,逃走得慢随时会横尸就地。

  「一群胆小鬼!」那个满脸横肉的工人说道。

  此时另外一个工人说道:「会送来这里的,就算还没死也应该身受重伤了。既然她还没死的话,我们快些去找医生吧。」

  满脸横肉的工人则说:「找什么医生,反正都要死的了。我们索性把她玩死掉!有人来质问的话,就一口交定说她本来已经死掉了的。」

  他手捧黑川由美的香腮,张开大口伸出粗糙的舌头,在黑川由美的俏脸上面肆意舔弄一番。

  「唔唔……」原本应该死去多时,身躯美冷的黑川由美张开了一对美眸打量著四周。

  面对著许多男子,她一时间头脑混乱,还弄不清楚是怎么一回事。

  「醒了吗?小妮子。老子请你吃好东西。」

  男人解开自己的裤裆,就捉著她的螓首,强行往自己的下半身押下去。
  「好臭!好恶心。不要碰我。」黑川由美尖叫著大力推拒。

  对这些工人来说,要玩女人的尸体,多少还有顾忌和害怕。但如果是活人的话,那还有什么好害怕的。一个个如狼似虎的,伸出双手肆无忌惮的在抚弄和触摸黑川由美赤裸的娇躯。

  「放手……放手啊……」

  「唔……」

  黑川由美娇嫩的芳唇中,被塞进了一具又腥又臭的男人分散,一对玉手则被迫捉著另外两个人的那一根。另外还有十多只属于不同人的手掌,在她一丝不挂的胴体上,粗野狂放的尽情抚摸著。

  「唔唔……啊啊……啊……」

  她虽然想说话,喉间却被那根又粗又硬的肉棍子顶著。男人们粗糙的手指,却毫不怜惜地,用力的朝著她下半身前后的两个洞穴进犯。

  「啊……爽透了……」久未接触活著的女人,何况是这种天仙化人的美女,其中几人才干没多久,就把腥臭的白色液体,射了在黑川由美的身上。

  「呕……」黑川由美大声咳嗽,把射出在她香软檀口内的白浊黏稠的液体吐出来。

  「你们……」现在黑川由美是彻底的清醒了,怒不可遏的看著这些男人们,对自己寸褛未著的模样,又羞又急。

  「接下来轮到我了。」其中一人提枪上马,正想把黑川由美按到身下。
  「贱男人!给我滚开去。」黑川由美怒极反抗,在他胸口上用力一抓。
  工人惨呼著倒退开去,胸口衣衫破裂,留下了五道皮开肉裂的血痕。黑川由美看著自己的青葱玉指,指甲不知何时变成了足足有半寸长,且锐利犹如刀锋。
  「哗啊!妖怪。」男人们欲火急降,惊喜地后退开去。

  黑川由美冷静下来,想起自己在船上被达尔泰、今日子和小夜子三只吸血鬼袭击,垂死之际自己主动喝下小夜子涂在自己的吸血鬼之血。

  那么现在,我莫非也变成了及血鬼?黑川由美细心一看,这个阴冷且空旷的巨大房间内,放满了一张又一张冰冷的金属床,每一张上面都堆放著一具残缺不全的尸体。

  「这个仇和我一定要报!」黑川由美坚握双拳,向著数百名的牺牲者许诺。
  但在这之前,首先要解决现时的困难。

  「请问这里是什么地方?有人可以借衣服给我吗?」

  那些惊恐的工人现时只敢远远的围在外面,黑川由美所受的教育,还有她少女的矜持,可不容许她光著身子的四围走,只能双手抱在胸前,夹紧双腿坐在地上。

  突然间,一大群身著军服手持步枪的士兵蜂拥而入,各自持枪包围著赤裸的黑川由美。

  而带领她们的是两个比她年长得多的美女。

  一个是婀娜多姿雍容华贵的黑发美美,穿著汉族传统的服饰,就是古代的壁画上那身挂彩带衣袖飘飘,衣裙的颜色七彩夺目。一头秀发彷如漂瀑,脸容带著几分古典美,身形丰满玲珑浮突。

  另一个是有著一对丰胸巨乳和紧窄小蛮腰的金发碧眼美人,身上穿著今年巴黎流行的时尚服饰,淡蓝色长裙及地非常贴身,头上还戴著高雅的女用帽子。
  相比之下,自己身无寸褛,还被男人的精液喷得一身都是,身上带著一阵腥臭味。既难堪又可耻。

  「这个……请问这里是什么地方?你们可以借衣服给我吗?」黑川由美对著这二位美女,重复了一次刚才的说话。

  黑头发的那一位以谨慎的神圣说:「我叫林凤。这里是上海除魔队大楼的地下停尸间。至于衣服的事,一会儿再说。」    「我……我叫做黑川由美,是新来的队员,在前往上海的客货轮万山丸号上,遭到了吸血鬼的袭击。」黑川由美急忙说道。

  林凤以手势示意她先停下来,然后说道:「这些事之后再说,现在我们先要替你作身体检查。」

  「可不可以换一个地方,这里有太多男人,我又没有穿衣服。」黑川由美脸红耳热的尴尬说道。

  「不可以!要先确定你有没有危险。」那位金发碧眼的美女说道,接下来她由身上手袋中出一个一尺长的银十字架,上面有著耶稣基督的雕像,然后她在机关制上一按,十字架内就弹出了一柄剑锋银芒闪烁的利剑。

  「我叫索菲。拉格朗,是除魔队的法国成员。」脸上带著一点不怀好意的笑容,索菲十字架圣剑架在黑川由美的粉颈上说道。

  「你这样子的做法太失礼了!」黑川由美既羞且怒的说道。

  「如有失礼之处请你见谅,但是我们必需要小心为上。」林凤说到,并且示意跟在她身后的医生,替黑川由美作身体检查。

  偏偏这个医生又是一个男人,是一名头发包白五、六十岁的西洋人。

  医生单膝跪在黑川由美的旁边,打开用来携带仪器的皮包,取出听筒戴好后对跪座在地上的黑川由美说道:「请张开双手。」

  「这……这……」黑川由美的俏脸一直红到耳根子,面对著上百名荷枪实弹的士兵,还有那十数个弄得自己满身污秽不堪的工人,以及二名穿戴齐整的年长美女,要她赤裸裸的张开双臂,坦露出自己的酥胸,这未免太过羞耻和折磨人了。
  「请张开双手。」年迈的医生带著摧迫的语气再次说道。

  黑川由美的无奈的颤抖著青涩的少女胴体,张开双臂露出还沾著白色精液的柔美乳峰。

                           第四章 当众验身
  当银亮的听筒,放到了黑川由美她那娇嫩的双峰之间的时候,她瞬间紧张得浑身打颤。

  年老的医生脸色刹那间变得无比凝重,好一会儿之后,他才把听筒移到了腹部等的其他地方。

  最后再由皮包之中取出探热针,交给黑川由美道:「请将之放进口中。」
  黑川由美只好听命照做,等了数分钟之后,医生才取回探热针观看上面的度数。

  头发花白的老医生好不容易开口说道:「心跳的速度大约是每分钟二十下,体温则是在二十五度左右。我的结论就是,这不是正常人类应有的心跳和体温。」
  对于这个结果,黑川由美已经心中有数。

  林凤轻叹了一口气说道:「你喝了那些家伙的血吧!」

  「作为除魔卫道的人,那是就算会死也不可以犯的禁忌。」

  「那又怎么样?即使如此我还是我,我依然会保护人类,诛灭那些妖魔鬼怪的。」

  「暂时我们要先将你加以监禁,对于你的处置我们要开会之后再作决定。」
  作出了这个决定之后,林凤就吩咐士兵,把黑川由美押解到囚室。

  等她的背影远去了之后,林凤哀叹道:「可惜了这么一个杰出的女孩子。」
  「这下子日本那边得再派取代她的人来了。」索菲双手抱胸说道,这个动作使她的双峰看起来更形丰满。

  索菲继续说道:「那她怎么办?除魔队是为消灭妖魔鬼怪而存在的,有成员变成了吸血鬼那实在是一个笑话。」

  林凤内心不忍的说道:「就算我们的门派不同,东西方的所学有分别。但这个规矩都是一样的,你应该很清楚。」

  「那就是要把她当作是人类的敌人,吸血鬼。在她变强,内心丧失人性,开始作恶之前将她消灭了。」

  林凤对索菲道:「我有一件事要拜托你的。」

  由于要跟本国政府联络,电报往返需时,对黑川由美的处置有了决定,已经是三日之后的事,林凤和索菲一同前往囚室处理黑川由美。

  林凤对士兵吩咐道:「打开囚室的门。」

  三天没饮水没吃饭,连衣服也没有穿的黑川由美,比起三日之前更加镇定得多。

  「你们决定好怎么处置我了吗?」冷静下来之后,黑川由美也已经心中有数,就算按照阴阳道的传统,对于变成了妖魔鬼怪的人,也唯有消灭一途。

  不过她可不打算接受被消灭的命,虽然身无寸褛且手无寸铁,可是成为了吸血鬼之后,也就拥有了非人类的强大力量。必要时就算不惜杀人,她也要杀出去好寻找一条生路。无论如何,再找到达尔泰他们报仇之前,自己决不能死。
  林凤单看她的表情就明白她的想法了。

  林凤道:「你还真是太年轻幼嫩了,这样一脸不惜一战的表情,只会让我们提高戒备。」

  「要消灭我吗?」黑川由美问道,若果答案是肯定的话,她唯有拚死一战了,纵使和除魔队的所有人为敌。

  林凤道:「我们不会消灭你,只要你不反抗的话。」

  「什么意思?」

  「索菲会在你身上施加禁制,使你不能反抗,受到她的操控。成为像猎犬一样的存在,而不是作为和我们同等的人类被对待。」

  「如果我不答应呢!」黑川由美说道。

  「你不答应的话,我们就会出手制服你,你没有选举的余地。」林凤道。
  黑川由美内心天人交战,她用自己洁白的贝齿轻咬著娇艳的下唇,不知道应该如何选择。

  林凤随之说道:「据我们所知,今日你父亲替你举行了葬礼。」

  「怎会?怎会这样的?我还在这里活得好好的。」黑川由美惊讶得无法接受。
  「但并不是以人类的身分活著!你父亲的意思应该很明白了,在他眼中作为人类的你已经死了。如果你拒绝我们的条件,即时你有能力逃离这里,你也会被视作人类公敌之一而被追杀一辈子。」

  「我明白了!我就留在这来。」黑川由美面色苍白的座在囚室的地上。
  林凤在内心松了一口气,虽然黑川由美很可怜,但这样最少避免了,要由自己亲手消灭她。

  索菲轻推林凤的肩膀道:「接下来就交给我好了。」

  「也只好如此了,拜托你了。」

  等林凤离去之后,索菲眼中闪烁兴奋的光芒,单膝跪在黑川由美的身前。
  她非常大胆无礼的,一开始就伸手到黑川由美双腿尽头的桃花园处,在上面用力的摸了一把。

  「真是滑不溜手呢!」索菲意淫的笑道。

  正为父亲的事而陷入失落之中的黑川由美,立时大吃了一惊,满脸尴尬且愤怒的捉著她的手加以推开道:「你这样是甚么意思?」

  「甚么意思?」索菲微带怒意的说道。

  「当然是好好的研究新到手的玩具了,你的父亲难道没有买过玩具给你吗?」索菲伸手到黑川由美白里透气的脸蛋儿上抚摸著,她的态度简直就像一个好色的登徒子。

  「我可是人,不是什么玩具!」黑川由美怒极反驳。

  「你说错了吧!你是除魔队配给我当作工具和猎犬使用的吸血鬼,如果不能控制或驯服的话,可是要加以消灭的妖魔鬼怪之一。我劝你最好不要反抗,不过全不反抗也没有意思,你就半推半就略作反抗好了,这样调教起来才有趣。」索菲尔掩嘴偷笑道。

  「啪!」黑川由美深感屈辱,赏了索菲一个清脆的耳光,打得她嘴角渗血。
  「我就让你知道反抗我有什么后果。」索菲眼神燃烧著怒火,骤然出手用劲拉扯著黑川由美的秀发,把她整个人押在墙上。同事间索菲左手已经掏出了圣经,将之放在在黑川由美的小腹上。

  「耶和华啊!众神之中谁能像你,谁能像你至圣至荣,可颂可畏,施行奇事。」索菲严肃的念颂圣经的内容道。

  倏然之间黑川由美感到小腹部分如遭雷击,全身像被闪电打中般痛苦,娇躯扭曲痉挛连嘴巴也难以闭上。

  接下来苏菲抬高自己的大腿,在黑川由美赤裸的胯间摩擦著道:「我最喜欢把那些原本身分高贵的人,调教成为下贱的奴隶。」

  「怎样?是不是开始感到快感了?」

  被电击至不能活动的黑川由美,全身麻痹不能活动,但是被索菲丝质衣裙磨擦的部分,却传来了阵阵快感。

  「宠物只有服从才能获得这种快感,反抗的态度可是要严加惩罚的。」索菲毫不留情的张开她的樱桃小嘴,用劲狠咬在黑川由美肌肤吹弹可破的胸前双乳上。
  「啊啊……痛啊……」黑川由美悲鸣道。

  「这种声音真是悦耳!」索菲抬高头,在黑川由美的耳珠上舔弄著说道。
  「你……你这个变态!」黑川由美黑色的星眸中闪著不屈的光芒。

  「竟然敢辱骂主人,你真是好大的狗胆。」索菲用词粗野的说道,而且语气不善叫人心寒。索菲。拉格朗是上流社会的贵族出身,平时受到众多的礼仪规范所限制,这样子仪态粗鲁的调教女奴,正好发泄她在日常生活中承受的压力。
  索菲用力的打了黑川由美一巴掌,在她的玉脸上留下了五个深红的指印,打得她跌倒在地上。

  「我就让你这个淫乱无耻的下贱吸血鬼,品尝一下上帝神圣的力量!」索菲举起手中的圣经,伸向了黑川由美一上一下起伏著的酥胸。

  刚才在小腹部位念诵经文,已经如遭电击痛苦难当,何况这次是敏感幼嫩的胸部。黑川由美惊恐的叫道:「不要……你不能这样……」

  「是呀!那换别的部位好了。」索菲语气淡然的说道。

  索菲突然间把圣经移到了黑川由美的桃花园上,那里还是光滑一片没有长出任何杂草的。

  「你……啊啊……痛……啊啊啊啊……」

  「耶和华对摩西说现在你必看见我向法老所行的事,使他因我的大能的手,容以色列人去,且把他们赶出他的地。」

  透过圣经所发出的神圣力量,穿透黑川由美的全身。对她来说这就像是被电击被火烧一样,整个人剧烈的扭动和挣扎,身体却被索菲安的手按得紧紧的不能动弹。

  「怎样?上帝的慈爱滋味如何?」索菲舔著自己的红唇说道。

  黑川由美的身体还在颤抖,连动也不能动,双眼淌出了晶莹的泪水,嘴角挂著唾液的牵丝,身上尽是冷汗所化成的金黄色汗珠。

  黑川由美向索菲吐口水反抗,却因为痉挛的缘故完全失去了准头。

  「不知死活!」索菲狠狠的说道,并再次念诵经文:「耶和华阿你的右手施展能力,显出荣耀。耶和华阿,你的右手摔碎仇敌。你大发威严,推翻那些起来攻击你的。」

  黑川由美就像被吊出水面的鱼儿,白嫩的肉体激烈的在动作,四肢于冰冷的地板上疯狂的撕爪挣扎。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黑川由美的惨叫响彻在囚室来,就在这转瞬之间她为之崩溃失禁了。

  金黄色的温热液体喷晒而出,弄湿了神圣的圣经和索菲的手,被玷污的圣经再也发不出神圣的力量,电击般的痛楚骤然停止了。

  「哎呀!哎呀!居然失禁撒尿了。哈哈哈哈哈哈!」

  索菲拿开圣经,看著眼前金黄色的小喷泉,发出充满侮辱性的嘲笑。

  「想不到你还有这招!真是污秽的吸血鬼,看你撒的尿,把我的圣经都弄污了。我这一本可是由红衣主教亲笔书写在羊皮纸上书写的珍品,力量非凡且罕有难求。可不同那些大量印刷的东西,看你怎么赔偿主人的损失。」

  「呜呜!你才不是人,禽兽。」黑川由美哭得梨花带雨的骂道。

  比起肉体的折磨,被父亲和家人所抛弃,被索菲折磨到在她面前撒出尿来,做成了对黑川由美的尊严和人格最重要的致命一击。

  「禽兽?那么我就看看你是如何被禽兽操的。」出身高贵的索菲,却像街边的低下妓女般以低俗的言词骂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