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嫂子,过年好啊+嫂子的口交秘史】【作者:火种子神】
       嫂子,过年好啊

  嫂子的穴与别人是不同的,粉嫩的唇,悠长的腔,饱满的水,一旦要是插进去,就甭想拔出来了,不如就待在里面,肆意地伸来搓去,搞上一阵,只要慢慢地体会上几轮,就能发现,想是要停下来,歇息一会儿,这点儿时间,是怎么都抽不出来的。

  都说女人是水做的,痴情的文人能闻出这其中的清馨,对此我一直觉得奇怪,同样的鼻子,为何差距如此之大?那些所谓的新鲜去了哪里,而这沁人心脾的香甜又该是怎样的滋味?既然嗅不出来,咱就尝尝吧,但每每此时,嫂子都会双手捂着下面的穴口,羞答答的撒娇

  「不要~」

  这娇嗔的质地,鲜里透着嫩,嫩里含着鲜,跟她下面那浓密的黑色森林里,所隐藏的蜯肉一个样,是一个味道,真没什么不同。

  旦瞧见那肉缝间,汩汩的流水,会顺着她芊长的手指,汇聚到指尖,再羞答答的滴到地板上,此时卧室里静极了,我也说不出话,胸腔里只憋着一口气,吐不出,咽不下,呼吸都挺困难的,嫂子也能听的出,就赶紧抽回一只手,遮到脸颊上去,露出那微微扭转的玉颈,红彤彤的。

  「那你~先把灯关了~」

  呵呵~待到这时,我会兽血沸腾一样的,扑上去,口中得意地大喊:

  「嫂子~你的水真多~」

  「讨厌~」

  嫂子又赶紧把那只遮脸的手,捂到下面,活脱的一只失落迷途的小绵羊,一脸无辜的表情,好像再说,你别进来,你别进来~

  可是~我的鼻尖才刚顶到里面,嘴还没碰上,舌头都没动,嫂子那护着私处的十根手指就迫不期待的,抠到我的头上,冰清的指节,按着特有劲儿,像是八爪鱼的触手,把我稳稳的吸到那里,在那个当口,蹭啊蹭的,想停都停不下来了~
  结果~这一通挑逗下来,引的嫂子娇喘嘘嘘不说,就连那柔韧的腰肢都软了下去,腿上的肌肤也跟着来回颤悠,这时她会带动着祈求的哭腔,断断续续的,向我求饶:

  「枫~我受不了了~我受不了了~」

  那就停下来嘛~我强势的抬起头,学着小沈阳的腔调,呵呵的朝她笑:
  「还没听到大海的声音呢~」

  「嗯~你坏~」

  嫂子难为情的,用食指桶了桶我的脑门儿。

  「不准你使坏~」

  这要说使坏,真不见得嫂子比我差,那年春节,第一次跟嫂子搞的时候,我还依稀能记得,她刚刚洗玩澡,披着浴巾,向我走来时,那一双透着媚惑的眼神。
  当时她若无其事的,就坐在我的旁边,而我又哪里能放的下脸面,去昧着良心的胡作非为?于是我只好屏着咚咚的心跳,心不在焉的看着电视,连手上一个不经意的微小动作都显得局促不安。

  这样苦苦地僵持了好一阵,还是嫂子突然转过头,才终于打破了尴尬的局面。
  旦瞧见她,只是用食指轻轻的那么一勾,便把我整个魂都勾到她的身体里去了。

  「你来~小枫~我有个秘密告诉你~」

  「什么~什么秘密?」

  「你来看嘛~」

  嫂子双手一把勾住了我的头,还主动的漏出了大腿内侧的鲜肉,一个海螺图案的紫色小纹身,映入眼帘。

  「你趴上去,听听~」

  「嗯?」

  「你快听听嘛~」

  嫂子嘟着嘴,按住我的头,向下一用力,我的侧脸就紧紧的贴在了上面。而嘴边不远处,那个粉嫩湿身的鲍鱼,会不时地传来,悠悠的一股,淡淡的腥香。
  「是不是能听到大海的声音呢~」

  嫂子上面的嘴说话了,下面的也跟着开了口,一股丝丝滑滑的爱液,吐了出来,我顺着那滑腻腻的轨迹,逆向的舔了回去,嫂子满足的一哼哼,再舔下来,嫂子享受的一抽抽,继续不停的舔来舔去,嫂子是既满足又享受,又抽抽又哼哼~
  结果这尝来品去,波涛胸涌的,倒是喝了不少,可惜怎么舔吧,这水都是骚的,只是吸着吸着,就觉得人也是骚的啦~

  嫂子是越来越骚了,表哥也不管管,自顾的摆出一副生硬的笑容,挂在墙上,一身翠绿的军装,瞅着还算精神。

  一开始,我是不敢看他的,虽然他脸上挂着笑容,但却笑地我心里发毛,等到闷头插上一阵之后,这小脑袋一热乎,情况就大不相同了。

  有时候吧,不到完全的放纵时候,是真不知道自己有多少猥琐的思想。
  这边手上揉搓着嫂子火热的奶子,那边胯下抽插着嫂子喷涌的骚b,此时再看墙上的表哥,也就不怕了,心里想着,快来看看~快来看看吧~然后语言上也跟着放荡起来了。

  「嫂子~这表哥的帽子瞅着真绿啊~」

  嫂子慵懒的舞着腰,雪白的屁股一扭,一扭的,在下面恋恋不舍地吞来吐去,把我的鸡巴吃的死死的不说,连那豁开的唇角,也都露出来了,里面溢满了动情的汁液。

  「我都找遍了,家里就这么一张,带帽子的~」

  「你再仔细找找~多着呢~」

  「嗯~」

  嫂子声调一转,幽幽的一嗔目

  「少来~」

  「小心我榨干你~」

  「哼~」

  呵呵~嫂子是不是太调皮啦?

  话说每次春节回家,俺这千盼万盼的嫂子,总有不同的花样玩,那一年,刚进门,就把我惊到了!

  墙上的那幅照片怎么变成黑白的啦?

  还没等我回过味儿来,嫂子就特入戏的,扑到我的怀里,带着哭腔跟我说:
  「我怎么这么命苦啊~」

  得~明白了~嫂子这是又空守了一年,其个中辛苦滋味,又与何人说?她是多么希望有个男人来安慰啊~

  所以那一夜,我们做的很激烈,嫂子把我的鸡巴含的很深,裹的很紧,没吸上几口,就涨的扳不动了。

  然后我毅然地挺起这根红色的鸡巴,这根浸着厚厚一层嫂子饥渴口水的鸡巴,兴势冲冲地顶进她那充满着爱液滋润的穴口,在那个紧致的管道里,进进出出,无休无止。

  这样苦战几百个回合下来,嫂子的瞳孔散了,腰也瘫了,腿也软了,乳头也破了,粉b也肿了,可是嘴里还是不停的要我~要我~不断哀求地叫我

  「老公~」

  「你快插死我吧~」

  我看着墙上那个铁青着脸的表哥,一时间又糊涂了,这嫂子命苦,那表哥是不是更命苦呢?

  还没等我想个清楚,下面的精液就迫不及待的,一股脑全部射进了嫂子的嘴里。

  嫂子的口技太厉害了,不慌不忙,先小口安抚几个来回,再出其不意的缩紧直下,这猛然一口唆下来,能直酥到骨髓。

  使我觉地整个魂儿都被她吸出来了,我低头看着嫂子出神,她的脸离我的鸡巴也不远,就扶在下面,意犹未尽的吐着舌头,呡着红唇,嘴角上的汁液滑出一条白丝,悠悠地落到地板上,她看着我,用那种迷乱的眼神看我,她诱惑我,用那种极尽温柔的语气诱惑我:

  「舒服么?」

  我还没来得极搭话,她就带着妩媚地笑容,又把我的鸡巴,重新含了回去,引得我想「啊~」的呻吟上一声,却又使不出力气,只能无助地扶住她的头,在她柔顺的秀发之间,抓来摸去,沿着她口里鸡巴的方向,忽松忽紧,渐急渐缓。
  她顺从的样子让我痴迷,那乖巧而又野蛮的红唇,变幻着美妙的节奏,更是让我欲仙欲死,直叫人爱也不是,恨也不是,快也不是,慢也不是,行也不是,停也不是,矛盾着,纠结着,性福着~

  我一向脑子不好使,太深刻的问题,不愿意想,也想不明白,但是一些个,显而易见的事实,还是知道的——嫂子是越来越饥渴了~

  她的有些想法,太猛了,常常搞的我哑口无言。

  就比如吧,她常常在我们几翻云雨之后,特别感慨的跟我说:

  「枫~我常常幻想着,你能当着我老公的面,操我~」

  「咱们可以先把我老公全身都绑起来,然后我就趴在他的面前,把屁股送给你,被你在后面狠狠的操,操出一副淫荡的样子,越淫荡越好~」

  「到那时,我就这么看着他,看着他一脸扭曲的肌肉,看着他越爬越高的鸡巴,看着他复杂纠结的眼神。」

  「我拼命的呻吟,直到他的鸡巴爬到最高点,才用舌头去慢慢地挑拨,他无助的看着我,叫我不要~不要~」

  「最后,你把我操到高潮,我冲他拼命地喊,老公,老公,我爱你,然后再用嘴,一口含住他的鸡巴~让他也爱我,让他不停的喊,老婆,老婆,我爱你~」
  听到这里,我的鸡巴,就已经硬的不行了。只是有一点觉得奇怪。

  「你怎么知道,他也会爱你呢~」

  「哼~他要是不说,我就不上他射出来~」

  嫂子一嘟嘴,直接翻身到我的跨下,含着我的鸡巴,没撸上几口,就把我降伏了。

  「嫂子~嫂子~我爱你~爱你~」

  只见嫂子,抬头狡邪的一笑:

  「真的?那咱们结婚吧!」

  「啊?这个……」

  看着我一脸尴尬的样子,嫂子乐了

  「死样吧~你呀~白给我,都不稀要~你倒是想着美~」

  嗯~一听这话,我暗自舒了口气,果断操起b来,真是一身轻松。

  今年春节回家探望嫂子,我是提前憋了整整一个月,正所谓蓝脸的窦尔顿盗御马,红色的鸡巴不够插,面对着越来越有女人味儿的嫂子,想必又是一场天翻地覆,地动山摇,这不做好准备是不行的,可是我本来想好的千淫万语,再推门的一刹那,又都生生地憋了回去。

  为啥?

  嗯~思来想去,这大过年的,本该愉快交流感情的日子,却被拿来敲了三千多字,都TM快把手搞抽筋也就算了,竟还没个人来安慰,那还不赶紧送上一句
  「嫂子,过年好啊!」

  再鸣金收兵,赶紧闪人,自去欢乐的操b喽~

  ……

              嫂子的口交秘史

  这嫂子的小嘴,与别人也是不同的,大可称得上神器,弄得人,又爱又恨,百感交集。

  何出此言呢?

  众狼莫急,且先去叼颗红心下来,让楼猪回口老血,最近俺日夜操劳,埋头苦耕,为伊销得人憔悴,咳咳,只怕是文不尽,气已短啦!

  嗯~(舒口长气,嗓子凉丝丝的)

  这个~

  话说嫂子的小嘴呀,它确有特点的,旦凡是张口龇牙之时,万万顶嘴不得,不然非被她气的半死,生一肚子邪火不可!可若是换成自己的大鸡巴,那是一定要顶的,大抵顶到头,所谓不深情不真,深处射子孙,此时,再看腹中邪火,早已泻出九霄云外鸟。

  今年去嫂子那,敲门拜年,楼猪又一次傻掉了,因为嫂子竟然上身全裸,下身只罩着一层黑丝镂空裤袜,就这么~这么站在楼猪的面前!

  「嫂子~过~过年好啊~」

  楼猪心头一抖,之前准备的甜言蜜语全TM忘干净了。

  「不好~」

  嫂子甜甜的嗓音一转,美目盼兮,先瞋我一副萌呆傻痴的模样,紧接着又细声细语地娇羞道:

  「哎呀~门~门~」

  「被人家看到了~」

  旦瞧其面颊霏云,一朵,两朵,烧成火!一脸欠操的风情,顾盼神迷,环姿艳逸,此情此景,楼猪下面的鸡巴君,岂能不硬?

  「嗨~怕啥?」

  我退出去,倚着门面,左脚尖,点到右脚边。

  「让大家都看看嘛~」

  「嫂子~」

  「好骚又好看呢~」

  嫂子关门不得,卖萌无果,急得直跺脚。

  「小枫,你快进来嘛!」

  「快点嘛~」

  呵呵~这下该轮到楼猪撒娇啦!

  一个三声的

  「嗯~」

  再模仿上一句她在床头上常喊的两个字

  「不要~」

  轻轻松松两下子,就把嫂子彻底地搞崩溃了,只见她恼羞成怒地挠了挠长发,一头蓬松迷乱的样子,像只没嘬到鲜奶,快要饿疯了的小猫咪。

  嘻嘻~楼猪心头刚有点得意,她就真的扑了过来,是真的,扑了过来,当然重点不是真,也不是扑,是她竟然出来了!

  楼道里面静悄悄的,虽说这的人不多,但也会有那么星蹦儿的几个人,间歇地出来走动不是?

  楼猪琢磨着,这该不会是要就地来上一发吧?

  可这安全的问题还没想个清楚呢,就让嫂子一把给俺的命根子,捉了过去,这还想个屁呀,赶紧求饶吧!

  「轻点~轻点~」

  「哎呦~」

  「嫂子~疼~」

  「疼~」

  嫂子也不回头看俺一眼,自顾地握着俺的鸡巴,往门里拽!

  哎呦喂~

  这祖宗唉~

  可逆不得,顺着她走吧!

  于是进了家,关了门,嫂子顺手一推,就把俺摁在了墙上,然后借势目光跟进一紧,手上往里一握,小嘴向上一嘟

  「小坏蛋~」

  「哪跑?」

  她这一套连招下来,可把俺降伏了,就感觉时间好像突然也跟着凝结了一样,呼吸都静止啦。

  这时再看嫂子的模样,真是醉了,刚刚还气势汹汹呢,现在完全是另一副神情了,目光柔了,手上轻了,小舌头也吐出来了,在俺脸上舔来舔去的,总也停不下来,是真停不下来!

  看吧,她这边右手正撸着俺的鸡巴呢,那边左手又急着去扒俺的衣服,时不时地,还会听到她几句幽幽的慨叹:

  「你可想死我啦~」

  「小坏蛋!」

  「小坏蛋~」

  ……

  叫得楼猪春心荡漾,浑身跟着一抖一抖的!

  唉~

  自古风情多寂寥,形容嫂子再合适不过了。

  今年吧,也不知怎得,墙上表哥的照片不见了,往年嫂子扶墙,撅着屁股,让俺「噗嗤噗嗤」操的感觉也找不回来了,别看少张照片,确实大不相同,情趣这东西不得了。

  嫂子倒是没什么变化,风情不减,饥渴程度与往年相比,也是有过之而无不及。迎门求操,登堂入室,直接进正戏,嫂子这是连洗澡的时间都不肯给啦!
  俺赤条条地站在床头,背靠着墙,嫂子就跪在下面,用嘴给俺撸,其实呢,俺是真有担心的,大家可不要笑的太淫荡噢~

  ~嘻嘻~

  「嫂子~」

  「脏~」

  ~嘻嘻~……

  本来一开始还挺得意的,结果到了后来就没劲了,因为连续重复的遍数太多了,可怎么强调吧,下面的嫂子都不肯理我,只是自顾地扭着头,用她的喉道把俺的龟头裹得反而更紧了!

  哎呦~

  这楼猪哪受的了,赶紧用手向下去抓,一把蒿住嫂子的头发就不肯撒手喽。
  嫂子一听俺哼哼了,才总算松了口,倒开了那张销魂的小嘴,笑吟吟地抬头瞅着楼猪,还眨巴眨巴眼睛。

  「小枫~要不你去洗洗吧~」

  得~

  这鬼机灵~

  赶紧求饶吧~

  「不嘛~」

  「嫂子的口水洗出来最干净了~」

  嫂子眼睛一亮

  「真哒?」

  「可不~那还有假~」

  「哼~」

  「骗人~」

  嫂子把头一扭,小嘴撇到天上去,一副罢工的作样,太可爱了!

  其实吧~嫂子这高超的口技也不是天生就有的,勤学苦练才是普世真理不是?
  当然啦,有个称职的老师也是比较重要滴。

  咳咳~

  楼猪觉地自己这个师傅当的还是不错的~

  下面的表拍砖哦~

  就让俺体面的当回老师吧!

  在此就先谢过你们二大爷了~

  嗯~回首这些年,嫂子的勤奋是有目共睹的。

  一开始,嫂子经常没嘬上几口,就耍熊不干了,还总跟俺撒娇:

  「唉呀,你也不哼哼几声,人家没动力嘛~」

  药西~既然你滴请求来了,俺就大大滴满足你!

  于是没感觉,俺也装作有感觉地哼哼,结果没多久,嫂子又来抱怨了:
  「哎呀~你老骗人~」

  现在俺倒是不骗人了,可嫂子却来劲了,那小嘴练得,真太猛了,俺要是不靠着墙,根本站不起来,这都还没嘬上几口呢,就换成俺来抱怨了

  「哎呀,嫂子~嫂子~慢点~慢点~」

  这销魂的声音每次都逗得嫂子咯咯笑,她还一边笑一边问:

  「慢点什么?慢点什么呀?」

  搞地俺又急又气:

  「你这样,还叫人家拿什么操你嘛~」

  嫂子小嘴一撅

  「讨厌~」

  「看我不吸干你!」

  唉~

  这精力都叫嫂子吸了过去,哪还有精力接着写呀,话说你们这群大尾巴狼,到底有没有给俺摘心啊?